与云听风

文笔被我吃了
文风混乱如狂疯卷地石乱走
看不懂没关系因为我也不知道窝在瞎几把写些啥
神经质的半吊子写文混圈的
↑↑↑↑↑【以上】

cp诺诺,一起炖两釉软软汤

想拉着云和风在天穹谈恋爱

其实我想要的,可不止是梦中的永恒国度啊^_^

老年秦时粉 文野小透明 刀乱小萌新


那是我不曾见过的世界,云间缀满了被风碾碎了的星光。你愿意和我做一场梦吗?醒来以后能与阳光相拥的那种。

【森福】假如他们还很小的时候

*ooc×3

*夜晚请好好睡觉,在床上要老老实实地保持端庄

*脑洞自莫尘 @莫尘/林言兮 而来

↓↓↓↓↓↓↓↓↓↓↓

      那一天风和日丽万里无云,是个出门玩耍的好机会,日常冷淡面无表情的小福泽谕吉刚带着整整一衣兜的鱼干出去寻找猫咪,出门走在鹅卵石小径上,不过十步,脑袋猛地一痛。


      小福泽谕吉捂住脑袋,顺着物掉落的方向看去。是一枚小小的光滑的玻璃弹珠,他能透过玻璃球的曲面看到被歪曲了的草叶,又大又怪。小福泽谕吉眉心狠狠一皱,意识到不对,他迅速转身,果不其然,他看到自己的邻居家的小孩笑得贼贼地朝他挥手。


      “好迟钝啊~”小森鸥外笑着。小福泽谕吉透过玻璃窗,眯着眼睛辨别着他的口型,他一位森鸥外会打开窗户对着他大喊出声,不过下一秒,邻居家的窗帘被拉上。


      小福泽谕吉不会认为是森鸥外干坏事被家长抓包了,因为邻居家的门被推开,里面有一道福泽谕吉不太喜欢的声音率先冲了出来:“嘿!冷着脸的小冰块先生福泽谕吉?又要出去逗猫啊?”


      小福泽谕吉没理他,继续向前走。但小森鸥外在小福泽谕吉身后依旧自顾自地说个不停。


      “哎呀,小冰块这么冷肯定没有猫咪会喜欢的啊。”


      “小冰块一点都不可爱。”


      “小冰块也不要笑哦,会吓到猫咪的,炸毛的猫咪哈哈哈哈!”森鸥外说到最后笑得前仰后合,一点都不介意福泽谕吉逐渐黑到可以滴墨的脸。


      “哎哟,痛……”森鸥外退开一步捂住后颈,一脸鄙夷地看向小福泽,一根指头指向他“你偷袭!”


      “你不也是?”小福泽依旧没有太多面部表情,站在一步之外维持着劈手刀的姿势。


      “我那是打招呼,没情趣的冰块福泽,怪不得猫也不喜欢跟你玩。”小森鸥外咧开嘴还有模有样地挑挑眉,一脸挑衅。 


      “那我这算是迟来的回应。”福泽谕吉板着脸一脸认真。


      小福泽和他后来没有打起来,主要是因为小福泽态度冷淡又话少,浑身上下散发着名为认真的小大人的气度,自然不会跟森鸥外这样皮来皮去没个正经的小孩子多计较。


      不过后来一次,小森鸥外被小福泽谕吉打了一顿。这场事故发生在一个夜晚。


      其实小福泽看小森鸥外不爽已经很久了,但是碍于双方家长的情面他并没有过多表示。而今夜,他家没人,父母把他托付给隔壁,也就是森鸥外家里。


      小福泽面部稍微柔和了一些,礼貌地点头朝两位打招呼:“叔叔阿姨好。”


      并且自动忽略一旁咬着棒棒糖笑得胡怀好意的森鸥外。森鸥外对于被忽略并不在意,他依旧咧着嘴走上前去向小福泽伸手,小福泽看到小森鸥外的手心里躺着一个鼓起的包装。


      “……”小福泽没说话,两人维持这个姿势良久,知道餐桌那边两位成人笑着喊笑个小孩子吃饭,小福泽才抬眸对上小森鸥外笑盈盈眼,小森鸥外似乎听到了一声轻哼,随后就是手心的包装被对方一根手指头按扁时发出的滋滋声。福泽谕吉绕过森鸥外去了餐厅。


      包装是空的。没有糖。小森鸥外耸耸肩,将空糖纸丢进垃圾桶。小森鸥外在餐桌上表现积极,对小福泽嘘寒问暖,小福泽全程敷衍着。而这些落入成人眼中,就成了两个孩子的好好相处。于是就有了小福泽和小森鸥外黑灯瞎火共处一室的场面。


      小福泽心底叹气,森鸥外那个小圌混圌蛋睡圌着的话会不会安分点。他总不可能不睡吧。


      睡着的小森鸥外的确很安分很安静很听话。而前提是森鸥外能睡着。其实这个晚上,森鸥外的确想好好睡一觉,然而却发现睡不着了。窗帘拉得很紧密不透光,只有衣柜转角处的壁灯发出些许微光。森鸥外并不知道窗外夜空群星闪耀月色轻薄,他只是仰面躺在床上,心底暗想着肯定是身旁多了一个人自己不适应。


      又过了片刻,森鸥外还是没有睡着,于是他凑过去想和小福泽说说话,可是福泽谕吉已经睡熟了。于是百无聊赖的小森鸥外想着,凑都凑过去了,不做点什么有些太对不起自己了吧。


      然后,他伸腿悄悄踢开小福泽被子的一角,又伸手小心翼翼掀开小福泽被子的一角,他掀一下停一会儿,提一脚停一会儿。在这个漫长的过程中,小福泽感觉到了冷,缩着身子一点一点凑过来,小森鸥外嘴角的笑意不断放大,双眼也在偏暗的房间内闪烁着。小森鸥外笑着开始搂住小福泽谕吉。


      小森鸥外认为福泽谕吉醒来后,一定会很吃惊,他很期待福泽谕吉那时的表情,刹那而过的惊讶也好慌张也好,都让小森鸥外想着想着就发笑。


      可是小福泽谕吉醒来得有些早了。他发现被子被掀了一半,小森鸥外的手正拽着自己的一条胳膊,,一条腿还蹭着自己的腿,两人之间的距离从来都没有这么近过。


      小福泽谕吉睁开眼后的确是一闪而过的惊讶马上明白了这是怎么回事,他在偏暗的房间里把小森鸥外隔着被子暴打了一顿。


      以后小森鸥外养成了在床上安分乖巧的习惯。

————————————

      “森鸥外?你额头怎么了?”第二天,两位成人发现了森鸥外额头的一小块颜色有些不同。


      “昨天上厕所撞到了。”森鸥外瞥向在门口穿鞋要离开的福泽谕吉,见他的视线也转过来,小森鸥外朝他皱了皱鼻子。


      而那时的福泽谕吉罕见地略微勾了勾唇角,极浅地笑了一下。

————————————

趁着有空又捡到一个脑洞边撸作业边码字

评论(6)
热度(37)

© 与云听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