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云听风

文笔被我吃了
文风混乱如狂疯卷地石乱走
看不懂没关系因为我也不知道窝在瞎几把写些啥
神经质的半吊子写文混圈的
↑↑↑↑↑【以上】

cp诺诺,一起炖两釉软软汤

想拉着云和风在天穹谈恋爱

其实我想要的,可不止是梦中的永恒国度啊^_^

老年秦时粉 文野小透明 刀乱小萌新


那是我不曾见过的世界,云间缀满了被风碾碎了的星光。你愿意和我做一场梦吗?醒来以后能与阳光相拥的那种。

[森福]无言

*无言即有万语不可述

*想说的话很多,不知从何说,不知如何说

*如果港黑不在了


      港口黑手党被察抄的时候,福泽谕吉关掉了电视,之后的安排会满足当下的需要,灰手党或者白手党还是无手党对他来说没有什么差别。

总会有需要侦探社制衡的存在出现,虽说侦探社与港口黑手党并非命中注定的宿敌,但福泽谕吉还是习惯和森鸥外以锋...

【陀她】久闻暂借(…)

*慢热

*ooc

*有意义不明的秀恩爱

      马卡尔一大早就去打听异能者的那些事情去了,阿法那西耶维奇敲门数次却被陀思妥耶夫斯基用“云寻身体很舒服,不想见你”给推了出去。而身体很舒服的云寻闭着眼仰面躺在沙发上,额头上的退烧贴歪歪扭扭,发丝从耳后滑到脸颊上黏在唇角,此时她的唇苍白干燥,加重的呼吸带着体内排解不出的热度。...


【陀她】久闻暂借(…)

*嫖陀+ooc

*正在步入正题

*久闻远方有你,暂借神思相寄

      云寻面向床倒在床上。


      “你真的觉得你当年的选择是正确的吗?”飞廉拿棉签戳弄着伤口,拿打火机烤热...

【陀她】久闻暂借(…)

*陀思bg

*不甜不虐日后可能会有些血案现场                                    

      “如果云翊寥不死,你是不是就不会选择跟着我了?...

【陀她】久闻暂借(…)

*我真的在边写边整合

*我觉得太她的伏笔埋得差不多了

      陀思妥耶夫斯基收回扶住云寻肩膀的手,每次触碰,都让他觉得她的体温有些异常,温热与滚烫之间,让他人不怀疑是不是自己的体温偏低,可和阿法那西耶维奇以及云翊寥的谈话中,陀思妥耶夫斯基渐渐推断出云寻以前生活的环境,也知道为何月见山一族和云氏都咬着她不放。...


【陀她】久闻暂借(…)

*嫖陀+ooc

*正在步入正题


      云寻告诉陀思妥耶夫斯基在这儿等着云无蔽死亡的消息就好,杀死亲舅舅的孩子望向窗外,估摸着姜丞柠差不多已经赶到自己的住所拿走了抄引的异能者数据资料,该销毁的销毁,该利用的利用,能找到苏瑜的资料那是最好。


      “到达欧洲后,会有英国人接我们去正确地点,...

【陀她】久闻暂借(忘了第几章了)

*原女,嫖陀+ooc

*真·自娱自乐


      云寻有些艰难地坐正了身子,还挺了挺腰,似乎遇到了什么阻碍,挺腰的动作才做到一半就停止了。


      她歪了歪头,浅木色的长发自肩膀花落,语气里自带笑意,干哑的气流带着不屑的嘲笑,但其中的严肃还是格外明显:“我从前活着,一直活到了现在。好了,我的...

〖太宰治×爱丽丝〗流年无声

*太宰治×爱丽丝
*第一章有点少
*半架空,私设有
*此吊唁我逝去的三年

       飞鸟略过黎明的鱼肚白穿破灰蓝天空和苍白倦怠的云层,迎着风的足迹飞向彼方,鸟羽落在西伯利亚的雪中、掉在荒莽大漠的沙土里,月色洗刷过鸟羽毛茸茸的柔软,细雨描绘过幕外羽翼的棱角分明。

    
       

      最后飞鸟停留在盛满了嫩绿初芽的枝头,唤醒春日的第一声清脆鸣叫...

〖男神×你〗月饼节快乐

*现代pora
*依旧是监护人大哥哥    

       这似乎是一场很长的梦,梦里有甜到你不愿醒来的——

      月饼。

      是什馅的呢?玫瑰的?豆沙的?芝麻的?紫薯的?

      “雅柏菲卡。”你醒来了,是被饿醒的,醒来后的你揉着睡眼惺忪的双眼,“想吃月饼吗?”
   
  ...

【陀她】惊云不过空城羽(番外)

*中秋快乐的第一更,这篇被压在草稿下最底层的终于在我的不懈努力下被改得更烂了orz

*用来凑数的番外

*或许相关正文或许无关正文      


      “雪虽纯白,但是太单调了。”云寻努努嘴,她站在寒风中用冻红关节的手将高领拉至下巴处,指甲下都被冻成了浅芋色。她是怕冷的,怕冷到了一种极端的地步,成天裹得和肥熊一样,还贴了至少十片暖宝宝。...


1 / 12

© 与云听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