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云听风

文笔被我吃了
文风混乱如狂疯卷地石乱走
看不懂没关系因为我也不知道窝在瞎几把写些啥
神经质的半吊子写文混圈的
↑↑↑↑↑【以上】

cp诺诺,一起炖两釉软软汤

想拉着云和风在天穹谈恋爱

其实我想要的,可不止是梦中的永恒国度啊^_^

老年秦时粉 文野小透明 刀乱小萌新


那是我不曾见过的世界,云间缀满了被风碾碎了的星光。你愿意和我做一场梦吗?醒来以后能与阳光相拥的那种。

【陀她】惊云不过空城羽(…)

*嫖陀+ooc

*正在步入正题


      云寻告诉陀思妥耶夫斯基在这儿等着云无蔽死亡的消息就好,杀死亲舅舅的孩子望向窗外,估摸着姜丞柠差不多已经赶到自己的住所拿走了抄引的异能者数据资料,该销毁的销毁,该利用的利用,能找到苏瑜的资料那是最好。


      “到达欧洲后,会有英国人接我们去正确地点,...

【陀她】惊云不过空城羽(忘了第几章了)

*原女,嫖陀+ooc

*真·自娱自乐


      云寻有些艰难地坐正了身子,还挺了挺腰,似乎遇到了什么阻碍,挺腰的动作才做到一半就停止了。


      她歪了歪头,浅木色的长发自肩膀花落,语气里自带笑意,干哑的气流带着不屑的嘲笑,但其中的严肃还是格外明显:“我从前活着,一直活到了现在。好了,我的...

〖太宰治×爱丽丝〗流年无声

*太宰治×爱丽丝
*第一章有点少
*半架空,私设有
*此吊唁我逝去的三年

       飞鸟略过黎明的鱼肚白穿破灰蓝天空和苍白倦怠的云层,迎着风的足迹飞向彼方,鸟羽落在西伯利亚的雪中、掉在荒莽大漠的沙土里,月色洗刷过鸟羽毛茸茸的柔软,细雨描绘过幕外羽翼的棱角分明。

    
       

      最后飞鸟停留在盛满了嫩绿初芽的枝头,唤醒春日的第一声清脆鸣叫...

〖男神×你〗月饼节快乐

*现代pora
*依旧是监护人大哥哥    

       这似乎是一场很长的梦,梦里有甜到你不愿醒来的——

      月饼。

      是什馅的呢?玫瑰的?豆沙的?芝麻的?紫薯的?

      “雅柏菲卡。”你醒来了,是被饿醒的,醒来后的你揉着睡眼惺忪的双眼,“想吃月饼吗?”
   
  ...

【陀她】惊云不过空城羽(番外)

*中秋快乐的第一更,这篇被压在草稿下最底层的终于在我的不懈努力下被改得更烂了orz

*用来凑数的番外

*或许相关正文或许无关正文      


      “雪虽纯白,但是太单调了。”云寻努努嘴,她站在寒风中用冻红关节的手将高领拉至下巴处,指甲下都被冻成了浅芋色。她是怕冷的,怕冷到了一种极端的地步,成天裹得和肥熊一样,还贴了至少十片暖宝宝。...


你拥有超越他人的强大与高傲,却被无数人怜悯同情,他们认为你的苦难是一生的包袱,你却明白苦难的含义。

无言即有万语不可述。


突然想写森福orz

顺从永远比反抗能得到更多的鲜花和巧克力。

【无赖派】给大佬递桃

*ooc×3预警,沙雕文预警,蟑螂一秒出没预警

*别打我真的,我是粉不是黑,要打也打莫尘 @莫尘/林言兮 是莫尘怂恿我写的

*真的是沙雕文,没营养的沙雕文


      静谧无声的夜晚只有风在窗外逡巡,夜风打了个卷儿吹起落叶又拂过谁家忘关窗户而露出的窗帘,掀起刹那灯光的某一秒,一家人围在桌前吃着晚餐。灯火热烈地燃烧着夜晚的热情,可夜晚依旧沉默地不理会灯与亮的表白。


      这是一...

【陀太陀】窗外屋内

*旧文重提

*ooc预警

      “那这样,有没有感觉像在照镜子?”太宰治戴着陀思妥耶夫斯基的绒帽,还捋平了鬓角微卷的发,鸢色眼里飘着绸缎一般的光泽,他问。

      “不,我比你帅。”陀思妥耶夫斯基摇头,垂眸神情认真,视线定格在前方某一处,只稍稍起身身子前倾探出手臂抓过某人头顶的帽子揽在怀里。

      不一会儿,俄罗斯青年将视线从报纸密密麻麻的小字上挪开,瞟了一眼方才正与他讨论他们俩人的相似性的话...

1 / 12

© 与云听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