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云听风

文笔被我吃了
文风混乱如狂疯卷地石乱走
看不懂没关系因为我也不知道窝在瞎几把写些啥
神经质的半吊子写文混圈的
↑↑↑↑↑【以上】

cp诺诺,一起炖两釉软软汤

想拉着云和风在天穹谈恋爱

其实我想要的,可不止是梦中的永恒国度啊^_^

老年秦时粉 文野小透明 刀乱小萌新


那是我不曾见过的世界,云间缀满了被风碾碎了的星光。你愿意和我做一场梦吗?醒来以后能与阳光相拥的那种。

【男神×你】这嘴角的味道竟如此得……

雅柏菲卡×你

恋人前提+现代paro

ooc×3预警

      你有一个梦想。


      那就是扑倒雅柏菲卡,地点家中,时间不限。


      可天不时地不利人不和,没有一次是合你心意的。你也只能坐在沙发上懊丧地叹气,时不时抬头看着坐在转角沙发另一端的雅柏菲卡。阳光轻而易举地穿透窗帘里层的薄纱,将半空中尘埃飞舞的轨迹一一照亮。


      雅柏菲卡低垂着眼眸,注意力全都在手中的文件上。深海蓝的漂亮眼眸专注而认真地扫过一行行文字,他的手指拈着这页的角落翻过,纸与纸间轻触发出温柔而安静的轻响。


      他时不时伸手将落下来遮挡视线的水蓝色长发撩到脑后。这个世界上留着长发还不非主流而且颜值高的男人已经不多了,你身边这位就是之一,清冽高雅,沉默冷静,暗藏在薄冰微凉下的温柔你正浅浅回味着,你还意犹未尽地舔过唇角。


      漂亮的男人常常撩人于无形,虽然你并不知道他是有意还是无心,总之他的余光没有落在你身上哪怕一秒。你有点沮丧,有些不甘心,跳脱爱动的你总是按捺不住自己调皮的手,总想在他身上作乱一番。


      揉皱的衣衫、凌乱的长发、疑惑而又无可奈何深海蓝的双眼、抗拒而又微微向后仰的脑袋,你脑中的一切都让你不可自制地离他更近一步。你在沙发上挪动,晃荡着的宽大的衬衫衣襟朝一侧偏移,光滑的肩膀隐约在发丝遮掩下露出它的白皙。


      “……”雅柏菲卡的视线一顿,贴在页面下角的手指上滑至纸张正中,继而整只手都覆贴在页面上,他缓缓转动脑袋盯着靠近他身边的你。


      你突袭的动作被他清冽的眼神制止,那深邃的海蓝宁静温柔,直直地盯着你。被发现的你治好心虚地咧咧唇角眨眨眼,扯了一个并不真心又十分尴尬的微笑。


      你的小动作他都看在眼里,在他的注视下,你收回了虎胆轻手轻脚地下了沙发跑去厨房做点心,发红的耳尖在小跑的过程中闯入他的双眼,雅柏菲卡垂眸稍加思索,将文件合拢后捂着嘴打了个哈欠侧卧在沙发上。


      雅柏菲卡背朝着你,你背朝着他在厨房做手抓饼。现成的食材只要等着它们熟了就好,脆软酥香的饼和咸甜随意的馅料以及各式各样的酱料都可以随心所欲摆弄。


      两份饼卷好了放在油纸包装的方形袋子里,你揉了揉褪色了的耳尖,嘟囔了一声趿拉着拖鞋走向沙发,一张颠倒感官的柔美睡颜让你挑了两下眉,甚至连方言的夸赞都要忍不住吼出来。


      你猫着腰走近他,蹲在沙发旁。你并不知道为什么,他平时就是排斥着别人的靠近,像习惯缠绕着他将他与别人隔开。他总是孤独地一个人。


      深沉的双眼紧闭着,安静地躺在沙发上的男人呼吸平匀自在,他嘴唇很漂亮,唇缘到唇缝的曲线都流畅自然地无可挑剔,他平时不容易笑,紧绷的嘴唇在此时呈现着的自然的状态就像一种无声的邀请。


      他应该安睡在玫瑰花丛里,咸腥泥土中便有一个水蓝发色的清淡平静的男人为焦躁的泥土添一抹难得的沉静温柔。


      轻盈的,点水般的,小心翼翼的,一个转瞬即逝的轻触,落在唇角。你收回动作后蹲在沙发边轻笑着,下意识地用舌尖触了触唇角,舌尖不自觉地向下唇移动。


      这唇角的味道竟如此得甜美!你心底呐喊着!表面上却满不在乎。


      雅柏菲卡惊醒了,入眼就是你舔着下唇的眯着眼的狡黠模样,像餍足的小奶猫。


      “需要吃手抓饼吗?”你笑问,心底正得意。


      可男人并不理会,反倒是稍带警惕地地看着你。


      “……你?”雅柏菲卡不会忘记梦中蝴蝶轻轻落在玫瑰花瓣上的感觉,蝴蝶的翅膀撼动了风,风吹起了那朵玫瑰,梦里的香味像是要溢出来似的,他觉得他触得到也嗅得到。


      见雅柏菲卡疑惑地摸了摸唇角,他表情渐渐明朗,而你笑容一僵。他开口正想说些什么,见他微微挑起的唇角,大概也是些戏谑调笑的话语,你一急,起身扑了上去。


      之后的一切话语,淹没在彼此的深吻里。

评论(4)
热度(34)

© 与云听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