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云听风

文笔被我吃了
文风混乱如狂疯卷地石乱走
看不懂没关系因为我也不知道窝在瞎几把写些啥
神经质的半吊子写文混圈的
↑↑↑↑↑【以上】

cp诺诺,一起炖两釉软软汤

想拉着云和风在天穹谈恋爱

其实我想要的,可不止是梦中的永恒国度啊^_^

老年秦时粉 文野小透明 刀乱小萌新


那是我不曾见过的世界,云间缀满了被风碾碎了的星光。你愿意和我做一场梦吗?醒来以后能与阳光相拥的那种。

【果她】soar in the sky(1)

*果戈里bg,女主姜丞柠,非正常人,异能实验产物

*女主娃娃脸面瘫,少有表情但脾气暴躁

*第一章的字一直很少


      果戈里刚到横滨,溢满阳光的灿烂微笑面对这个风有些大的城市,穿着得体昂贵的装束——他已经换下了夸张滑稽的小丑服。而街边一闪过的一个名字引起了他的注意,有一个面色冷酷看上去十分冷漠的男孩正靠在站头接电话,那样的毫无表情过分冷硬了。


      “令人头痛。我把云矮子甩给陀思妥耶夫斯基了随便她怎么样,简直是在浪费我时间,不,我刚解决完月见山知枫给的麻烦。你又不来和我合租,到时候还要到网上发合租邀请,好了——不聊了。”这个看上去冷酷的男孩话却有点多,男孩有些不耐烦地拢了拢墨黑短发,那双藏着夜色的青黑的眼眸沉静得有些死寂。


      声音听起来也是带着过度的沙哑,粗糙得带着些沙砾摩擦的窸窣,像是要磨损你继续听下去的欲望,但电话那头的人好像很有耐心,不厌其烦地询问着云寻的近况。那个男孩子回答得很敷衍,三言两语糊弄过去后就挂了电话。


      刚简短头发的姜丞柠对十步开外的果戈里的视线异常敏感,或许那里稍有收敛得偏向正常的笑容在寒风中让她觉得格外温暖?这个想法让姜丞柠浑身一个冷颤,强迫自己忽视果戈里的注视挂了电话快步离去。


      果戈里为自己戴上了文雅的银丝框的眼镜跟了上去,而身前墨发女孩对陌生气息的感知能力让她时刻关注着身后的步伐。就在姜丞柠停住脚步想要与他正面打架的时候,果戈里却停下并十分礼貌地喊住了她。


      “这位先生,能不能麻烦您,我想问您一个问题。”谦恭礼貌的话语的确符合这身装束,姜丞柠总觉得那轻轻眯起的眼睛的动作是在细细打探,唇畔一抹恰到好处的笑意并没有居心叵测之感,但这并不会让姜丞柠破坏职业习惯放下戒心。


      先生?难道真的像秦夜弦所说,剪了短发女扮男装都不会被发现了?还是束胸束得太过?她是不会承认自己胸小的,一定是今天穿的太宽松了。


      姜丞柠是认得果戈里的,各大家族联手组成的网道信息四通八达,信息传递也很快。式微的各家族抱团取暖,但共享成果中总有些摩擦碰撞,而她是被掌控着的飞鸟,异能嵌入的成功典例,比起拥有庇护的月见山风遥、置身事外的秦夜弦、聪明强大的云寻,她显得更加软弱而且容易拿捏。


      有些不美好的回忆总是容易毁坏心情。比如现在,以及站在眼前的人。


      “我来横滨时间不长。”女孩板着脸回答,她冷得像一块钢板,比起陀思妥耶夫斯基的淡漠如雪,这个女孩冷得让人不得不在意,重如钢板的冷酷压在她灵魂之上,他感受到钉入生命的沉重,也能捕捉到瞬间闪过的微渺的挣扎。


      即使是被困在鸟笼里,哪怕每一根羽毛上都拴着黄金,坐拥财产万千的鸟仰望高空,从没改变过翱翔的愿望。


      想不到果戈里轻笑一声:“不,并不是想问什么关于横滨的……”


      “我想知道您的名字。”这个突如其来的直接的问题炸的姜丞柠一愣。真正意义上的初次见面就直接如此无礼地讨要对方的名字显然有些不合适,但姜丞柠自己也知道,黑市里死屋众人的资料她看到过也紧记着。


      “您可以继续按照之前的方式称呼我,既然没有别的事,告辞。”面无表情地说完面无表情地转身,只是转身的刹那,姜丞柠似乎对果戈里的这种行为厌恶得皱了皱眉。


      真是暴脾气的冷面男孩子啊。果戈里站在原地轻叹着,一手叉腰一手扶着建筑物的墙壁,魔术师般灵活的手指轮流敲打着,他现在主要还得思考着如何混入内部完成任务啊,云寻和月见山那个中年老女人还是交给陀思妥耶夫斯基好了。顺着果戈里上抬的视线,城市里林立的高大建筑霸占了目光飞向蓝天的空间。


      夜幕将至时,把自己安顿在宾馆的果戈里外出买零食,没想到再次碰到了姜丞柠。在果戈里眼中,一个裹得掩饰的男孩子扭头甩了甩被风刮得翘起来的短发,他手中拎了两袋点心,低着头快步朝前走去。通话时的说辞让这个人的身份显得格外不平凡,单是云寻与月见山知枫就足以引起他的好奇心。顶着寒风一路相随,果戈里裹紧了身上的衣服,维持着较远的距离跟着姜丞柠来到了他租的公寓楼下。


      姜丞柠快步走上楼梯灯也没开,直到一间窗口泄出薄薄的朦胧的灯光,因为窗帘拉拢而有了一层裹纱的质感。果戈里抬头仰望着刚亮起灯的那一间公寓,稍稍思索一下,就踩着楼梯轻哼着小曲上了楼。


      门外礼貌的三下敲门让坐在沙发上的姜丞柠皱了皱眉。鬼才信她刚发出的合租信息就有人回应。除非是果戈里那样会瞬移的人。


      打开门的瞬间,姜丞柠愣住了,像是意料不到的惊讶,像是不知所措的惊慌。自己是有预知未来的体质还是有招惹麻烦的体质。姜丞柠开始自我反思最近是不是做了什么天地不容的事情。


      “先生,能合租吗?”果戈里状似惊讶地张了张嘴,然后稍稍一笑,瞥了一眼姜丞柠手心的手机,屏幕还没暗下去,上面的信息就着他身体稍微前倾的示礼姿势看得一清二楚。哦,只要求合租而性别不论吗?看起来也是一个比较禁欲的男孩子呢。


      先生就先生吧。姜丞柠冷着脸不愿意开口去反驳一个挺危险的男人告诉他自己性别女。再者房租水电平摊也挺划算。


      姜丞柠将果戈里上上下下打量几眼,他笑得大方穿戴得体,没有了披着小丑服时疯疯癫癫的大笑,大方谦逊的一举一动几乎时换了个灵魂。最终她还是侧身让开了路,而果戈里朝她微笑着踏进屋内,打量一圈后又稍稍后退几步退出门外。


      “抱歉抱歉。”他看着脸部表情毫无动静的姜丞柠失笑出声,“明日我就搬进来,今晚我得去整理一下行李。”


      “嗯。”姜丞柠点点头,看着果戈里转身下楼,那样毫无防备的样子确实让人无法产生过于强烈的防备欲望。扮演小丑时的恣意得不加掩饰的大笑似乎也成了习惯,融在话语里的微弱笑意起伏得像是蓝天白云下鸟笼里不经意间被风吹散的低鸣。


      姜丞柠必须思考一个人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她有另类的脸盲,换个发型或者脸上多几道明显的伤痕,她就会认不出那人。


      目光描摹着果戈里离去的背影,闭上眼在脑中熟练好几遍后,她才关上门。靠着门滑坐下来的姜丞柠叹了一口气,觉得刚才过了出门遍冷风的耳道内有些疼。


      一定是云矮子的转角遇到倒霉事的体质转给了我。姜丞柠抱着双腿拿额头抵着膝盖,她必须得记仇了,到时候再奉还也来得及,总之要清算的账还有很多。


      “秦夜弦,抽个时间见个面,谈一下是放着云寻自己去作死还是拉着她让她好好活着。”姜丞柠不愿意接这个带小孩的活,云寻的思维的变换速度以及她的行为准则让她无法忍受,说是把她揍得剩下一口气还算是轻的。


      而电话那头的腼腆女声娇软得有几分柔弱的样子,但开口却是无可奈何又有几分惋惜:“她,没有活起来过,这件事情得让她好好想想,你也别去干涉太多。都是经历过的人也不是事事都能说懂的。”


      果戈里回到宾馆,吹着口哨清点着行李,开始期待着涨工资了。

————————————————

女主体质特殊工作特殊,黑市接单等任务的能打架会做饭外冷内更冷的男女难辨的小姑娘

姜丞柠和云寻其实关系很好,姜丞柠对云寻的善变以及虚伪有很大意见,但云寻对姜丞柠的做法从未有过判定

云寻:没看见我和那个名字老长的歪果仁作对吗?我干嘛在意你做啥啊傻姜。

姜丞柠:皮皮云,你个小屁皮孩再皮就打断你的腿。

果戈里:我觉得我就是她们姬情的见证者。

评论
热度(21)

© 与云听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