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云听风

文笔被我吃了
文风混乱如狂疯卷地石乱走
看不懂没关系因为我也不知道窝在瞎几把写些啥
神经质的半吊子写文混圈的
↑↑↑↑↑【以上】

cp诺诺,一起炖两釉软软汤

想拉着云和风在天穹谈恋爱

其实我想要的,可不止是梦中的永恒国度啊^_^

老年秦时粉 文野小透明 刀乱小萌新


那是我不曾见过的世界,云间缀满了被风碾碎了的星光。你愿意和我做一场梦吗?醒来以后能与阳光相拥的那种。

[森福]无言

*无言即有万语不可述

*想说的话很多,不知从何说,不知如何说

*如果港黑不在了


      港口黑手党被察抄的时候,福泽谕吉关掉了电视,之后的安排会满足当下的需要,灰手党或者白手党还是无手党对他来说没有什么差别。

              

      总会有需要侦探社制衡的存在出现,虽说侦探社与港口黑手党并非命中注定的宿敌,但福泽谕吉还是习惯和森鸥外以锋刃相见的方式相处。

           

      习惯难以更改。当年流痞的笑里掺着几丝算计,年少的傲气还有些不成熟的随意,福泽谕吉不屑,所以不去搭理,森鸥外是个什么样的人,他并没有潜心研究也没有资格说三道四,小聪明人人都有,就他用得最顺手,滑溜得让人拿捏不稳,一个转角就会消失在你的视线里,让人头大。那森鸥外又怎么看他呢?

         

      港口黑手党存在的意义?森鸥外在落地玻璃窗的围囚下无数次思索过,但很快他就会觉得这个问题并不需要他的思维来诠释。

                

      一路走来,大半生所遇大多都不符他意。和银狼福泽谕吉合作的日子里,也会有干架的时候;捡了一个太宰治当学生,结果叛逃,拱手让给别人;他和自己异能力的关系很微妙,爱丽丝总是不愿意听他的话穿小裙子。明明可以随心所欲地设定,或许是那些人总和自己对着干,也就习惯了。

              

      唉。森鸥外叹了口气。年纪大了,只记得那些不顺意的事情了,硬邦邦酸溜溜的回忆不太好啃,也太打击下岗人士的脆弱内心了吧。森鸥外扶额自嘲,无可奈何地轻笑着摇头。

               

      对森鸥外而言,福泽谕吉是个适合合作的人,或许是对夏目老师的崇敬,福泽谕吉是个“好人”。虽说发好人卡并不好,但仅算长得正义、行事低调以外,森鸥外说不出其他话来赞美一个沉默无言,甚至看上去冰冷无情的男人。

                

      福泽谕吉看来,森鸥外皮笑肉不笑的虚伪不值得他正面观赏那张还算可以过目的脸,从前合作的不愉快也并非的的确确地不愉快着。福泽谕吉心里明白,自己并不是那种回可以回避内心想法的人,有问题就要解决,放出来解决总比藏着掖着视而不见要好。

                   

      以免老了累了躺在鸟声唤晨初曦将升的那一刻还唉声叹气地怀念起以前,说那些地方有些不对,如果如何什么的话,就太不硬朗了。

                  

      那一个早晨,森鸥外拜访了侦探社,侦探社的人并没有警惕地对外,只是看了一眼门口站着的西装笔挺笑意虚伪的男人就埋头做事,只有太宰治没好气地笑念了一声:“哟~森先生~”

             

      福泽谕吉没有走,就在办公室里,就算窗外有猫躲在电线杆的柱子上叫,他也两手插在羽织袖子里闭着眼,就像静等森鸥外推开门那样。福泽谕吉掀开眼皮,朝曾合作多年的算不上朋友的不知该如何定义关系的男人点了点头:“森医生。”

            

      “今天有猫理你了吗福泽阁下?”森鸥外得视线投向窗外的猫,并朝福泽谕吉招招手,反手关上了身后的门。

           

      办公室只有他们两个人,森鸥外笑得依旧虚伪,合理的坏人模样,福泽谕吉多打量了他几眼。事实证明他的做法是对的,一个转角就会消失的人将在他走出门外后从不再打算和他的余生纠缠,绕弯了无数、掺搅着团在一扎的两条毛线在打了一个松松垮垮的结之后,就各不相关了。

            

      命运趣味无聊至此。

                  

      “有话要说吗?森医生?”福泽谕吉定定地看着一桌之隔的森鸥外。

           

      森鸥外努努嘴稍稍偏了头,两缕发丝随之摇晃着,黑发藏着的几率银白让福泽谕吉忍不住皱了眉,也不过转瞬之间。

              

      “告辞啦~”森鸥外释然地叹了一口气,福泽谕吉知道森鸥外有话要说却没说出口,福泽谕吉知道,福泽谕吉却不知道心底油然漫过平静一寸的懊恼意味着什么。

         

      在森鸥外形式恭敬但态度玩闹地鞠了躬转身就走的时候,福泽谕吉打断了扶上把手转动锁关的手的动作:“森医生,有话要说吗?”

              

      背对他的森鸥外只是斜身转头,朝他放送标志性的笑容,虚假的客套礼貌和稍许不愿应付的敷衍,森鸥外比对了一个口型,在福泽谕吉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开门,离开。

              

      尾崎红叶的身旁还有泉镜花,她在和镜花讲话,看着森鸥外出来,便拿着伞以袖掩唇:“没用的首领,可以走了吗?楼下有人等着呢。”

           

      “没有什么首领啦~”森鸥外语气愉悦,像褪下所有包袱。后来森鸥外说了什么,在场的人都记不清了,泉镜花看着尾崎红叶和森鸥外下楼,明丽的色彩消失在视线里,泉镜花低下头若有所思。

               

      后来?没有更多了,该来的离别猝不及防,没有欢送会没有致辞演讲,没有泪水盈眶的感动也没有不醉不归的激情。如潮水退了,却不会如潮水上涨,沙滩上的脚印淡了,也不会有人去踩了,贝壳还是铺满的,藏在沙下的贝壳还是鲜艳的,谁去捡出来呢?

                     

      侦探社走得很远,站得很高,新社员的加入让侦探社有些忙碌,除非有必要,就会忙到忘记回忆过去。


      再后来有一位小女孩问福泽谕吉:“先生有想祭奠的人吗?”

            

      福泽谕吉愣了半秒,想起什么似的原本紧绷的神色松散了半分,他望着寂静得没有飞鸟落羽点缀着的枯燥的湛蓝,突出一口气:“他还活着。”

            

      福泽谕吉提步,有飞鸟破云而出,羽翼携一片阳光落在他眼中,酸涩之感唤醒多年前尘旧的记忆,别扭而落满了岁月的尘沙。

            

      “银狼阁下~”有人走进回忆,在转身开门离去之前,比着那个口型,回忆却总最初见面的声音带入,恍若……妄梦。

           

      福泽谕吉猛然想起,数个背影、数个转身、数次挥手暂别……回忆中的森鸥外,福泽谕吉竟然感觉到了寥落孤身的寂寞之感。

——————————————————

感激看到这里的每一个小天使、太太们!

森鸥外和福泽谕吉的感情并不浓烈,也并不干涸,像是清水,或者比清水更苦,带着点泥土的苦涩。

矫情的永别是说不出口的,矫情的永别之前的更加矫情的会议总结也还是说不出口的。

银狼阁下,就是森鸥外对和福泽共事合作的那些日子的概括浓缩。

本来想写福泽谕吉想起自己对更为年少的森鸥外一无所知,但由于并不知道福泽谕吉是不是知道森鸥外的年少,所以我也不做猜测了。


评论
热度(14)

© 与云听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