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云听风

文笔被我吃了
文风混乱如狂疯卷地石乱走
看不懂没关系因为我也不知道窝在瞎几把写些啥
神经质的半吊子写文混圈的
↑↑↑↑↑【以上】

cp诺诺,一起炖两釉软软汤

想拉着云和风在天穹谈恋爱

其实我想要的,可不止是梦中的永恒国度啊^_^

老年秦时粉 文野小透明 刀乱小萌新


那是我不曾见过的世界,云间缀满了被风碾碎了的星光。你愿意和我做一场梦吗?醒来以后能与阳光相拥的那种。

〖男神×你〗月饼节快乐

*现代pora
*依旧是监护人大哥哥    

       这似乎是一场很长的梦,梦里有甜到你不愿醒来的——

      月饼。

      是什馅的呢?玫瑰的?豆沙的?芝麻的?紫薯的?

      “雅柏菲卡。”你醒来了,是被饿醒的,醒来后的你揉着睡眼惺忪的双眼,“想吃月饼吗?”
   
      雅柏菲卡从卫生间出来,正拿着纸巾擦着手,纯白的纸从指缝间划过,他一边擦拭一边把纸团起来,纸巾的最后下场就是被无情地丢进纸箩里。

      “什么?”雅柏菲卡拨了拨滑到颊侧的水蓝色头发,深邃的蕴着海的双眼盯着睡意未消的你,“月饼?”

      他花了一秒来想你刚才的呢哝到底讲了些什么。你低着脑袋拉扯着滑落的肩带,也在想着如何让他露出更多的表情,无论是惊讶还是慌乱。

      “今天中秋啊!”你为了缓冲睡意而闭了一会儿眼睛,“你不会傻了吧?”

      你怀着捉弄的心思却还在扮乖,小腿晃着勾住了被你踢到沙发下的拖鞋。毛茸茸的鞋面挠着你的脚心,你看着雅柏菲卡心里也痒痒的。

      “……”雅柏菲卡什么话都没说,只冷淡地越过你。你不满地努努嘴,你的脑袋跟着他转,他从转角沙发绕到茶几再走向电视机旁的小圆桌,你看着他修长的手指拎起了一包绿色包装的月饼。

      “啪”地一声,你眼前一黑脑门一疼,月饼塑料包装的边缘的齿棱在你额头留下浅浅的红痕,月饼落在你的手旁。

      雅柏菲卡淡着表情,他会对你开这种不轻不重的玩笑。特别在你迷迷糊糊的时候,像眯着眼的小奶猫,特别想让人拎着后颈提起来,看着四条小腿在半空中胡乱蹦跶。

      “唔……”你有些不耐烦地晃动了双腿,从沙发上站起来,一边向他晃晃悠悠地走去一边拆开包装。

      雅柏菲卡倚在桌边靠着你神色恍惚身形摇晃地走向他。他看你稍干的嘴唇贴上月饼的饼皮,白齿一现后就咬下了一口,嫩红的舌尖舔掉嘴角残留的屑。

      你看他喉头滚动一下,于是你的坏心思越来越浓烈了。

      “我做了一个梦。”你似乎真的做过这么一个梦,你走向他,用含糊的声音向他讲述,“我把我咬了一口的月饼交给你了,然后你咬了。”

      你笑得神秘,将食指放在唇前,你身体前倾,他看见你眼底笑意越来越浓,而他依旧是那副冷淡的样子。

      “哦,所以呢?”他将视线移向你手中的月饼,途中掠过你的脖颈和领子里隐约的风光。

      你有些恼火,见他若无其事地伸手探向你手里的月饼,你的手向后一撤,身体向前半步,顺势凑上他的唇,将咬碎的月饼借着舌尖喂入他来不及闭合的齿关。

      雅柏菲卡没有料到你会如此突然地袭击,整个人都震得僵硬了。而你喉间发出轻快而满足的哼笑。

      “你的月饼挺甜的。”你后退半步对着他笑。
—————————————————
中秋快乐!

评论(5)
热度(23)

© 与云听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