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云听风

文笔被我吃了
文风混乱如狂疯卷地石乱走
看不懂没关系因为我也不知道窝在瞎几把写些啥
神经质的半吊子写文混圈的
↑↑↑↑↑【以上】

cp诺诺,一起炖两釉软软汤

想拉着云和风在天穹谈恋爱

其实我想要的,可不止是梦中的永恒国度啊^_^

老年秦时粉 文野小透明 刀乱小萌新


那是我不曾见过的世界,云间缀满了被风碾碎了的星光。你愿意和我做一场梦吗?醒来以后能与阳光相拥的那种。

【陀她】久闻暂借(忘了第几章了)

*原女,嫖陀+ooc

*真·自娱自乐


      云寻有些艰难地坐正了身子,还挺了挺腰,似乎遇到了什么阻碍,挺腰的动作才做到一半就停止了。

             

      她歪了歪头,浅木色的长发自肩膀花落,语气里自带笑意,干哑的气流带着不屑的嘲笑,但其中的严肃还是格外明显:“我从前活着,一直活到了现在。好了,我的过去就这样。”

                        

      好像云寻对这个话题很认真,她对待自己过去的态度也很明显,并且不允许别人指手画脚以及干涉过多。

                     

      陀思妥耶夫斯基看着云寻小幅度地耸了两下肩膀,嘴角又十分不屑地撇了一下。他知道并非所有人都对过去念念不忘,也了解到云寻不是有这样程度的执念的人,可他疑惑着为何擅长演戏没心没肺的她会用带着微愠的语气说话,并没有平日里的调侃和戏谑。

                

      是她在逃避着当年那样脆弱无能懦弱的自己还是在指责他认为她是个沉迷于想探知过去的人呢?陀思妥耶夫斯基看着眼前对自己的过去不屑一顾的女孩,已经想好了她态度反转后如何讽刺了。

                  

      不过这都无法妨碍陀思妥耶夫斯基无情地抛出另一个筹码:“你知道让鸟永远无法飞翔的方法吗?”

                 

      云寻不明白为什么刚才会和陀思妥耶夫斯基较真,若要让她面对过去,内心的激战就能耗费掉绝大部分的精力,她想知道却总不愿意深究。

                  

      “其实……”云寻的话还没说完,便再次被打断了,窗外的风鼓吹得窗外的树枝哗哗作响,像是为胜利者呐喊助威。

             

      陀思妥耶夫斯基抿唇撤出一枚清冷的笑,冷漠清傲的男人志在必得的表情云寻自然是看不到的。他以半开玩笑半是认真的话继续着自己的方法:“不是把鸟关在笼子里,而是折断它的翅膀。”

         

      渐渐低沉的语气轻若飘羽,拂过云寻的耳尖却偏偏在心底激起了千层浪潮,逐渐加速的心跳告诉她,自己所在意的事物在不经意间被一个擅长玩弄人心的猎手盯紧。

                 

      对于云寻而言,矛头直指姜丞柠比矛头指向姜丞柠所依附的月见山一族还要来得刺激,简直是在大冬天被风油精撒了太阳穴。

                    

      “我保证我会好好配合的。”云寻总能抓住准确的时间给出让他喜欢的回答。在弱势的时候以退为进不失为一种好的方法,心存反骨却始终装作乖巧的孩子是不太可靠的。

            

       而在此时,陀思妥耶夫斯基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向前挪了些距离在云寻来不及抵挡的时候掀起了被子。因供血不足而面色苍白的云寻反应能力也满了半拍,只能感受到微凉的空气窜入裤腿,她缩了缩身子想去寻找掀开的被子。半透明的裤子露出大腿部分的纱布和小腿处隐约的断断续续的暗红的血痂。

              

      在云寻护住小腹的伤口时陀思妥耶夫斯基先她一步握制了她的手腕,拉起她上衣的一角,食指触上腰腹处加厚的敷料上,陀思妥耶夫斯基还恶劣地稍稍用力戳了戳,被痛感刺激了的云寻挣开陀思妥耶夫斯基的手向后退挪了几步,却猝不及防地装上了床头的栏杆,这使得背后的伤口也有些开裂了。

                            

      潮湿温热从白色纱布里溢了出来,蔓延开来的湿濡沾湿了背部的衣物。

                      

      “嘶……”突如其来的细微的疼痛流窜过伤口,云寻吸了一口气皱着眉来忍耐着呛在喉头的干哑。

                         

      “此消彼长……”陀思妥耶夫斯基收回了手,坐回椅子上撑着头若有所思,“所以你要用你和你的异能去做些什么呢?”

              

      世界上有什么比遇到陀思妥耶夫斯基更倒霉的事情呢?云寻开始十分惆怅地思考起这个问题。她拒绝回答,却也不会沉默:“事先声明,我不是一个会自找麻烦的人。”

                

      可是麻烦会找上我。

                    


      “可是麻烦会找上你吗?”陀思妥耶夫斯基眨眨眼,他已经可以读懂云寻的后半句话了。

                           

      云寻开始明白了月见山风遥的沉默的重要性。她不想再开口说些什么了,像这样的保证太过单薄了,毫无说服力、指向模糊,搪塞敷衍的目的十分明显。

                      

      “情报部门需要你的能力。”陀思妥耶夫斯基看见听完这句话的云寻嘴角不自然地僵硬了一瞬。

                   

      好直接啊……这明显是要她死啊。整个在情报部门的都是高危职业者啊,遇上有点智商的可以交换信息,遇上没有智商的肯定是要受点苦了,所以月见山一云连她的人生安全都没有保证还希望她保证月见山风遥的未来安稳?

                  

      向来公平交易自律诚实的云寻心底闷着一团火,不得不承认姜还是老的辣,资历不足导致的能力缺失是她无可避免的弱点和缺口。可就算月见山一云再对不起她又怎么样,秦夜弦和姜丞柠都会归他管辖,阿法那西耶维奇在云无蔽和月见山一云之间摇摆不定,但最后也会倒向月见山一族。

                  

      她还是不得不认。

               

      “你是认真的吗陀思妥耶夫斯基先生?”云寻干笑两声,当她歪头的时候,发丝就会乖顺地偏向一边,浅木色的长发泛着柔和的凉色光泽,借了夏夜月光的华晖般。

                          

      陀思妥耶夫斯基双腿交叠将后背完全交托于柔软舒适的椅背靠垫,眼前的女孩双眼覆着缠裹得细致而呆板的纱布,只留下略白的嘴唇和挺翘的鼻子。

          

      “我只是来告诉你,并不是来征求你的意见的。”俄罗斯男人悠闲而缓慢地驳回了云寻的抗议,在女孩张口想要争取机会的时候,陀思妥耶夫斯基出声绕了另一个话题,“你自残多久了?或许这个可以解释你为什么每天都看起来过得这么——累。”

                               

      听到轻描淡写的“自残”两个字的云寻额角跳了几下,窗外的风跌落枝头趴在草地上惊起了几只葱绿的蚂蚱和惊慌的虫鸣。云寻希泽黎深吸一口气,难得严肃地摆正了语气收了收原本就自带的两分笑意,她念了陀思妥耶夫斯基的全名:“费奥多尔·米哈伊洛维奇·陀思妥耶夫斯基先生,我不是在自残,我是在适当的自我削弱。”

                                             

      老实说,陀思妥耶夫斯基并不是很懂云寻脑内构造到底如何,无论是跳跃性的思维还是终结话题的技巧,都让他有点头疼,比方说现在,她硬拽着某个并不重要的字眼阐述着自己的观点。

             

      “我只是稍微对你们这些进行过异能者实验的异能者们有些好奇。”陀思妥耶夫斯基在椅子上换了个姿势以便能坐得舒服些。

                  

      “云翊寥掌握的异能者资料有一半以上都是真的,你真要就向他要。”风吹过云寻的发尾,拂起一道弧度又翩然落下,她的语气里满不在乎,可下一秒,医院楼下就是一阵骚动。

           

      楼下的人在喊救命,随之而起的是云翊寥的姓名。

              

      “云寻?”陀思妥耶夫斯基弯眸摆弄出一副笑意盈盈的表情,喊她名字时带着一种毛骨悚然的亲昵,其中还夹杂着俯瞰的不屑。熟悉的粘腻感随着楼下渐腾的失措无助的各类人的喊叫升起,女孩无意识地瞬间揪紧了床单,皮肤在黑暗中激起了一阵恶寒的鸡皮疙瘩。

                

      楼下一阵阵此起彼伏惊慌入耳,神色从容姿态悠闲的陀思妥耶夫斯基对云寻做出此举并无惊讶,他只笑了一声。

                                       

      而云寻则若无其事地向背后的靠枕垫了垫:“我想着舅舅能带我去哪边呢?从靠近你的一开始,就只能跟着你走了。”

                      

      “你和云翊寥谁更容易死,与其让阿法那西耶维奇替我出手我还不如自己解决。”云寻听到陀思妥耶夫斯基敲了敲椅子的扶手,她继续说,“我要选择正确的方法,而不是看似正确的方法,希望好心的舅舅来牵绊着外公,是不太可能的,我知道外公手段。”

              

      楼下呼救的声音继续翻腾着,有医护人员将血泊里的男人抬起,云寻只觉得寒意一寸寸侵蚀着温热的血液,身体里流动着的鲜红凝固般冰冷僵硬,骤缩的心脏的绞痛如同涟漪那样一层一层泛滥开来。

                               

      成年人的交易对象总是换得很快,像陀思妥耶夫斯基与她的伯母、伯父、外公都有牵扯,明面上的合作,暗地里的分赃,将离将继,刚刚挥手说合作破裂下一秒又握手言和。

                       

      哪怕再怎么恶心,她都必须要适应,在杀死苏瑜之前,自己必须留着一口气。

———————————————————

云寻知道只要云氏不奔溃,月见山一云还会让姜丞柠搞垮云氏,云寻不忍心让姜丞柠去犯险她还是觉得自己动手比较安稳,毕竟云无蔽假死后她照样能离开。而且云翊寥不是一直都这么好心的。

评论
热度(12)

© 与云听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