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云听风

文笔被我吃了
文风混乱如狂疯卷地石乱走
看不懂没关系因为我也不知道窝在瞎几把写些啥
神经质的半吊子写文混圈的
↑↑↑↑↑【以上】

cp诺诺,一起炖两釉软软汤

想拉着云和风在天穹谈恋爱

其实我想要的,可不止是梦中的永恒国度啊^_^

老年秦时粉 文野小透明 刀乱小萌新


那是我不曾见过的世界,云间缀满了被风碾碎了的星光。你愿意和我做一场梦吗?醒来以后能与阳光相拥的那种。

【刀乱bg】寻归处(7)

*主三明,轻微乙女向

*自我满足的产物

*目录


      三日月站在身侧,晞宸松垮的外衫因她斜坐着而导致领口倾斜,暴露着血管的白皙侧颈脆弱纤巧,往下裸露的并不是肩膀的肌肤而是层层包裹缠紧的洁白的纱布,应该是新换上的,随着她呼吸的起伏,还有新鲜的草药的苦味散出来。


      未换下出阵服的付丧神悄悄挪动了脚步。


      感觉到身侧有谁靠近,晞宸的警惕性总算勉勉强强将她叫醒,眼皮挣动时略凉的感觉让她一愣,半开的双眼露出烧银蓝水彩般清润色泽后瞬间闭上,又将脑袋扭向一侧。三日月知道她并不希望自己看到她眼睛,伸手想将手中的覆目带递给她,可晞宸却像习惯般从口袋里抽出一根略宽的云蝠纹样的丝带覆住双眼。


      动作被无声制止,三日月见状悄悄将手中握了许久的丝带收回袖口中。


      风从远处赶来,蔫嗒嗒地吹起地上新添的落叶,像是抱怨着谁的无趣。


      “有什么事吗?”长时间睡在室外,皮肤的体温有些凉,醒来后开口说话便带着轻囔的鼻音,晞宸尝试挪动一下身体。下肢有些发麻,血液流通的一瞬间便震得两腿像是被隔着铅块敲了几下,双腿知觉渐渐恢复的过程是难耐的,晞宸抓紧了长廊边缘。


      “没有。”三日月转头看了一下渐沉的暮色,暖橙色斑块随意地涂在云上,湛蓝的天际也染了写疲惫的灰白,白昼落幕之前,余下的阳光还有些刺眼,“只是喊你去吃饭。”


      转身看夕沉美景的三日月侧转了身子,晞宸抬头便迎上昼日最后的亮堂,挣扎在云霞里薄光绽放着最后的绚烂,虚张声势。晞宸对这样橙红的颜色提不起什么好感,说什么温暖,看在晞宸眼里那样刺目的亮堂只有莫名的烦躁和不安。


      晞宸低下脑袋撑着身体起来,随后应了一声:“噢。”


      三日月看着晞宸笨拙地弯曲自己麻木的双腿,起身后装模作样地望向天边铺开的橙红色块,而他听见动静后转头看得清楚,晞宸的手抓着方柱,压得指尖有些发白,大概现在是双腿被瞬间通畅的血液冲有些刺痛吧。


      站了几分钟,晞宸轻咳几声收回视线。


      “走吧,去吃饭。”晞宸走过三日月的时候刻意向一旁挪了几寸。


      三日月同时转身扯着她松垮下垂的一侧衣领,往上提了提盖过纱布边缘,指腹隔着衣物擦过纱布,粗糙网格棉布之下有几分不易察觉的抖动。晞宸默认了他的行为,也只当什么都没发生。


      就算被发现了也只是沉默着,并不做多余的解释来掩盖糊弄纱布的存在。三日月倒是觉得这个干净利落却并不锋利尖刻的女孩有些执拗还有些任性。


      两人走在缘廊上,晞宸的脚步还有些不太稳定,大概是睡觉的时候身体歪斜而受力不匀导致的。稍稍有些可爱的模样。


      晞宸走在前面很是尴尬,一半麻木未消的感觉十分奇特,而她无可奈何只能向着餐厅走去。她觉得身后三日月一定在嘲笑她愚蠢。


      呵,无聊的付丧神。


      廊下的风落在了廊边的落叶上,去年的枯叶还没落干净。就好像有什么东西黏在心头化不开剔不掉,而这东西已经死了,她再也看不清它是什么模样了。只能任由它腐化渗入到心里,侵占了模糊了梦境的每一个角落。晞宸心底哀叹了一声。不过这样可不行。


      见到三日月宗近跟在审神者身后安然自得的模样,众位付丧神们互相看了一眼煞有其事地点着头,露出“果然如此”的神情。然后沉默地入座。


      最后一丝橙红被吞尽的时候,一位不速之客推门而入,力道之大震得整个餐厅都在抖。是上任审神者,北宫凉。只是满头白发像一夜便至了暮年,双眼蒙着一层阴翳,里面沉淀着混沌的死寂极为骇人。付丧神见到来人十分不悦地皱了眉,有些还直接抚上了腰侧的本体,不掩浓浓敌意。晞宸不管不顾继续扒饭,而北宫凉说出来的话,却让所有人都吃惊。


      “北宫晞宸你必须要置换结界的灵力!”直截了当的命令语气,与其说是恼怒不如说是焦急,北宫凉捂着胸口喘着气,瞪视着晞宸。


      晞宸握着筷子的手一顿,明显震惊与怀疑同时匀开在僵硬的唇角,随后略有气恼地哼笑一声继续扒饭,慢悠悠将最后一口饭菜嚼烂咽下才抬眼看着喘匀了气了的北宫凉。


      一阵尴尬的沉默。谁都没有开口。付丧神们面面相觑,甚至火药味开始漫开在两个女人之间。


      “赶紧置换灵力结界!”北宫凉深吸一口气,几乎是不顾形象地喊出来的。


      而晞宸好像故意曲解了她的意思,轻笑着出声:“突然开窍了?那好啊,你赶紧回来继续做的审神者。”


      离她最近的三日月听出她的恼怒,那种被人耍了之后的怒意正与一种冷静的思考方式纠缠,所以她并没有将筷子注入灵力再扔出去。看起来晞宸在扒饭的过程中想通了一些东西。


      “北宫晞宸!你听着!赶紧置换灵力结界!”又是一声吼。


      近来被梦搅扰着的晞宸心情也并不是很好,一整天昏昏沉沉头晕脑胀,本想着吃完饭看会儿书再入睡,可偏偏把自己困在这里的北宫凉还命令般地让她做事。晞宸本想上扬的嘴角没有继续动作的念头,弧度渐渐恢复往常一般冷淡的模样。


      还真是受不了。晞宸默默想着,随即拒绝了她的要求,起身走出餐厅时瞥见北宫凉腰侧二尺左右的小太刀心底顿生凉意。


      晞宸似乎预料到北宫凉的动作,先于她拔刀之前向一侧退让,晞宸烦躁之间下意识地抬手划过小太刀的刀面,手指捏住泛着冰凉杀意的刀身,顺着北宫凉劈砍划拉之势在她收回刀刃同时手腕翻转将灵力注入,于是顺着北宫凉收刀之力一推,刀刃横在北宫凉喉咙前。


      付丧神们看着折回来的北宫凉突然变心性一般逼迫着晞宸换灵力结界以及晞宸接触刀刃制止打架的行为与灵力的稳定也让他们发愣。当时稳定输入刀身的微薄灵力,离门最近的骨喰敏锐地感觉到,晞宸的灵力来源并非一个,而并不冲突,相反十分融洽。


      “你还想做那个不懂得反抗的孩子吗?”北宫凉蒙着翳的双眼闪过欣喜,在晞宸出招之后像是抓住了某个不可能得到的奇迹。


      被狂乱的不安席卷内心的晞宸觉得一阵头晕,即将到来的画面却只是与纤细的神经擦肩,轻微的刺痛让她回神,隔着覆目带看向北宫凉的时候只觉得望见了另一个温柔高贵的女人。


      一瞬之后,又是北宫凉那令人讨厌的脸,以及一众看好戏的付丧神。

——————tbc————————

说到底还是自己烦恼自己,晞宸还是个未成年,所以不要抱有太大希望

评论
热度(12)

© 与云听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