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云听风

文笔被我吃了
文风混乱如狂疯卷地石乱走
看不懂没关系因为我也不知道窝在瞎几把写些啥
神经质的半吊子写文混圈的
↑↑↑↑↑【以上】

cp诺诺,一起炖两釉软软汤

想拉着云和风在天穹谈恋爱

其实我想要的,可不止是梦中的永恒国度啊^_^

老年秦时粉 文野小透明 刀乱小萌新


那是我不曾见过的世界,云间缀满了被风碾碎了的星光。你愿意和我做一场梦吗?醒来以后能与阳光相拥的那种。

【联文】我在你身后(敦×你)

*联文。哭泣时覆上眼的手

*第一次写敦

除夕快乐啊!!!!!

↓↓↓↓↓↓↓↓

      夜晚是很容易情绪炸裂的时候。说是炸裂一点也都不夸张,你知觉得各路思绪翻滚着涌上来将神经压迫。你觉得你的头盖骨被掀开并且有人往里到了热水还洒了胡椒粉又放了番茄酱。


      总之各类味道糊在脑子里刺激得你头脑昏沉眼眶发胀,胃袋里刚咽下的东西也像是迅速膨大挤着食管想要出来,可喉咙偏偏哽得死紧。你里面外面头顶脚底都难受了个遍。


      各种情绪侵扰着原本平静的你。像是被繁重物什不断拉拽而变得纤薄细长的塑料袋,突然承受不住重量,物什漏出滚到街上,车辆飞驰而过,捻开包装纸上不同的色彩,斑斓艳丽瞅得你目眩。


      塑料袋是垃圾袋,里头的物什全是垃圾。你愤愤地想着,趴在床上皱了皱鼻子,软趴趴的身体陷在床上显得格外无力,你伸手去抓床头柜的手机,差了一小节手指的距离,尝试多次后你打算放弃,烦躁地一个翻身躺在床上,小臂遮住眼睛避与免丁的挂灯接触。


      隔着十几步一扇门一张桌子的厨房里的灯的开关已经关掉了,流理池的水声也停了,食品包装袋被揉搓成一团放在餐桌上的声音开始窸窸窣窣。房间之外,是一个让你安心的叫中岛敦的白发男孩,他穿着整齐干净待人时腼腆又有礼,说话温温柔柔客客气气,笑时他的眼中金芒流动将紫罗兰的眼瞳染成迷离的朝霞。


      “小姐晚上好~”他偏瘦的脸总是洋溢着舒心的笑着敲开你卧室的门,探出一个头腼腆地问好。今天也如此。只是你呜咽一声翻身过去,捂着眼睛的手臂却没有松开。


      “小姐?”他犹豫着踏入一步,有些不知所措,只能愣在几步之外呆呆地看着你等待着你说话。


      父母因为工作远离你,所有的关怀和期望都在一条条短信里,同学都说你是没人要的孩子,从小学到初中再到现在,虽然已经习惯,但夜潮寂静地涌上高楼,月色自墨黑苍穹投下一片清静的光的时候,还是忍不住回到过去那个抱成团哭泣的小孩子。


      你知道有人比你委屈比你艰难,可是除了你自己世界上恐怕没有第二个人会为你哭了。夜晚的灯红酒绿你不能去,白天的欢声笑语不属于你,连黄昏夕阳铺满江岸的时候,你都走在回家的路上,一路平静并无什么异常。


      委屈是真的,但是你并不想哭,可有时候就是这么突然,一滴眼泪不知想了什么办法溜出眼眶来后,其他的眼泪也从探头探脑到奔涌而出,你没有预料到会这样。


      你腾地慌忙撑起身,挪到床边用手背使劲揩着温热的泪水。你这个动作吓得中岛敦后退了小半步,他面露紧张神情,视线紧紧盯着你的后背,轻声询问:“小……小姐?没事吧?”


      未拉紧的窗帘透出小半快玻璃,高楼彩灯明灭不定,闪烁着妖冶瑰丽的冰冷色彩,你抬眼瞥了窗外,玻璃窗上又他愕错的表情和你红肿的双眼。


      “真难看。”你嘟囔一声低下头,肩膀还随着啜泣余韵一颤一颤地抖动,中岛敦有些不知所措,他挪了半会儿才到达你身后。


      “小……小姐?”他挤在喉咙里的笑有些干哑,声音带着迟疑,很容易听出内含的关怀怜悯的成分,他的手颤颤地横在你的眼前。


      “如果觉得难堪的话,那……那我帮你捂着。你……你可以哭了,没人会看见,我也不看。”他的掌心带着少年的温热和从未感受到的粗糙,不是岁月的痕迹也不是握笔留下的茧,倒像是疤痕。他站在你身侧,一只手遮住你的双眼,仅有一只眼睛能透过他的指缝看见模糊的世界。


      他站在你身边,脸颊两侧划过温热后又变得冰冷,直到温热再次从眼眶溢出,如此反复不厌其烦。他安静着,另一只手拍着你的背,你们都不说话,直到你觉得身边的一切都如丝线被剥离,一切都显得轻飘飘得不切实际,你睁开眼看到的不是他的掌心也不是窗外一半静谧一半热闹的夜,而是晃眼的白。


      “哪儿能找到你吗?”你开口问,声音穿过虚幻的苍白后被淡化。


      “在你身后。一直都在你身后啊小姐。”你猛然转过头什么也没看见,只能瞪着眼睛心下诧异,你又转过头攥紧拳头抵着额头闭着眼睛,面前浮现着他的苦笑,那勾起的嘴角带着安抚,而他眼中的无奈,你看的分明。


      有人在你身后拍了你的肩膀,你惊喜地转过身去却依旧什么也摸不到,可你肩膀上忽然有了一道温柔的力度。梦境的触感也如此真实,温度一寸一寸透过衣料刻在肌肤上浸入血液里。


      “小姐,晚上见。”你觉得肩膀被人缓缓压下,耳边是他告别,一圈圈震荡你的耳膜直到你肩膀猛然一轻,周围一片安静,因为终于天亮了。


      你说你会在我的身后,可我转身,你又不见了。


      终是在黑暗中沉睡,在梦境中才能得到安慰,虚假的温暖如泡沫般不真实,那一刻的阳光在醒来后也变得灰暗。可是已经足够了,给了我前进的动力,给了我最安稳的期待。你这样想着,释然地笑了。


      你的梦中住着关心你的人,你的身后有一个你看不见的人。


      你的梦和梦里的少年一直很温柔。

————————

虽然这是一场梦。但这场梦只属于你。

“小姐晚安。”

晚好啊。

“小姐早安,晚上见。”

嗯,回见。

——————————

定时了,那今天是除夕

————————————

完成在18.1.30的夜晚

我只想挥动我的无产阶级铁锤锤爆出题老师的脑袋(表情复杂jpg.)

不是很懂他为什么要为难我一个无权无势的可爱孩子(渔式委屈jpg.)

评论(2)
热度(44)

© 与云听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