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云听风

文笔被我吃了
文风混乱如狂疯卷地石乱走
看不懂没关系因为我也不知道窝在瞎几把写些啥
神经质的半吊子写文混圈的
↑↑↑↑↑【以上】

cp诺诺,一起炖两釉软软汤

想拉着云和风在天穹谈恋爱

其实我想要的,可不止是梦中的永恒国度啊^_^

老年秦时粉 文野小透明 刀乱小萌新


那是我不曾见过的世界,云间缀满了被风碾碎了的星光。你愿意和我做一场梦吗?醒来以后能与阳光相拥的那种。

【男神×你】

*5.29实沈生快

*瞎写的,害害怕怕

没有文笔没有逻辑

有三轮破车别打我

 @实沈 

      如同往常那样平淡的一天,你依旧在工作与家之间忙碌,还好家中并无小孩,你也可以抽出一点时间与白起待在一起看看电影逛逛街,两人亲密点做什么都是肆无忌惮。


      你与他最近都忙,不同的是你可以回家扑在柔软的床上抱着一床被子在枕头堆里打滚睡个舒服,而白起则在警局里翻阅文件,那种闪着白光死气沉沉无人出声的夜晚,你想想也知道自己受不了。


      “你就不能心疼我一下?”白起难得回家,看着满桌子的蔬菜嘴角抽搐,显得有些委屈,“怎么都是菜呢?”


      “前些日子天天吃肉,改改口味。”你笑着摆摆手,凑上去捏捏他的脸,随后你皱了眉,眯着眼一脸心痛地点头,“确实,你瘦了不少,那我再给你做一道?”


      你刚要进厨房,就被白起拉住往回一拽,力道大得你几乎站不稳,只能反射性拉住他的衣服。你耳侧就是他平稳有利的心跳,他把下巴放在你发顶,你能感受到来自他的呼吸,一阵暖流吹得你发顶发痒,他有力的臂膀轻轻箍着你,一手拂过你的肩膀,来自头顶的声音因熬夜有了几分沙哑:“不急,会有肉吃。”


      你自然知道他在讲什么,用手肘狠狠捅了他一下,白起假装吃痛,捂着胸口一副负伤的样子笑着放开了你。


      “以前怎么不知道你这么不正经?”他替你搬开椅子,你坐下的同时抬头看向那张略带疲惫却依旧对你温柔的双眼,心下隐隐有些疼痛,一时之间你竟然不知道该如何表达。


      话语兜兜转转未说出口,你似乎因为仰头太久有些累,轻咳了一声转开了视线提起了筷子,一手拽着他的衣服,你眨眨眼轻声提醒:“吃饭,先吃饭,不然凉了……”


      窗外夜色正浓,街道上似乎无人行走,你的世界只剩下你与他。你低着头听见自上而下落入耳中的一声宠溺的哼笑,白起宽大不细腻却足够温暖的手掌在你的头顶揉了揉,而你习惯性地蹭了蹭。


      早已没了最初的轰轰烈烈闹闹腾腾,渐渐归属于自己生活的时候,你们俩也并肩而行从未离开过,时光将一切打磨的光滑,愈加平淡的日子为你们尽情的发挥提供了最好的基底。你们忙碌着自己的日子,却也不忘拿起手机问个好为对方点一份外卖。


      你和白起都尽最大的温柔,你们的自私都被对方包容,没有幼稚的粘哒也没有了无理取闹,一路走来你们滤去了太多的不安、猜忌、烦躁,如今便是安安静静地飘在余下的岁月中,他不过向你借了一条路与你同行而已,可这剩下的旅程,你们互相许诺说是余生。他替你夹了菜,你替他盛了汤,他一筷子承包了你不爱吃的蛋黄,将你喜欢的辣炒青菜推到你面前。做着这些的时候,动作熟练地可称之为习惯,你们面色平淡,可偶尔提起些话时,你会与他相视一笑,头顶灯光笼罩着你们,将你们拥在一起,你的筷子偶尔与他的筷子相撞。


      “我的!”你朝他挑眉,挑衅意味浓厚。


      “好,你的。”总之我可以收本,计较什么呢?白起心底盘算着,扑哧一笑,视线在灯光下模糊到暧昧,你耳尖有些发红。


      就像浪漫的绚烂的花火已经凉在了昨夜,你们即将迎来的恰好是漫长黑夜过后的黎明,并没有朝霞也没有晨雾,地平线上迸出一线金光拉扯着鱼肚白,它吵醒了风,风吹过将厚厚的云层铺开,将成为日光登上苍穹的台阶。


      晚饭后他先起身洗碗,你将沥干水的碗盘放入橱柜,开始准备起明早红豆粥的材料。他靠着流理台双手环胸看着你洗豆子,你抬头对上他的眼,细碎发丝遮盖下的琥珀色的眼瞳直勾勾盯着你,夜色之下像一只异常安静的大型猫科动物,等待行动的时机。


      懒得写铺垫什么的了嗝。破车慎入!

————————————

嗨呀第一次写车就给了实沈害害羞羞/////////

祝实沈生日快乐!比心心,渔渔爱你mua

生日快乐!

评论(1)
热度(18)

© 与云听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