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云听风

文笔被我吃了
文风混乱如狂疯卷地石乱走
看不懂没关系因为我也不知道窝在瞎几把写些啥
神经质的半吊子写文混圈的
↑↑↑↑↑【以上】

cp诺诺,一起炖两釉软软汤

想拉着云和风在天穹谈恋爱

其实我想要的,可不止是梦中的永恒国度啊^_^

老年秦时粉 文野小透明 刀乱小萌新


那是我不曾见过的世界,云间缀满了被风碾碎了的星光。你愿意和我做一场梦吗?醒来以后能与阳光相拥的那种。

【男神×你】晨起时的四字早安

*司诺生快!第一次写中原中也怕怕所以很短

*天气预报说会下雪接过下了两天的雨(怨念)

↓↓↓↓↓↓↓↓↓↓

      昨晚你只记得他房间的灯亮了整晚,而你正惬意地窝在被子里看着电视,在结局之前你就已经昏昏入睡。今天早上你在半梦半醒的边缘徘徊,外屋的门在开启后又关上发出了不大的响声,门轴赏了油,金属嘎吱的摩擦声并不会打扰到你的休息,但在厨房内游荡的拖鞋的趿拉声将你起伏不定的思绪拉回今日早晨。


      就算闻到了早餐的味道,你也依旧赖在床上不肯起来,你还是翻了个身裹紧了被子将脸深埋在被窝里,过了夜的梦境留在早晨有点混沌还有点甜,你迷糊着深吸了一口气,享受着早晨被窝外的清冷。


      被窝一侧因重量深陷,昏暗房间内只有在你身后的壁灯发出微弱的光线,你的头顶被罩上阴影,熟悉的须后水的味道和沐浴液的想起让你忍不住挪了挪还发出小猫似的咛哼,你继续蜷着不肯起床。


      “啧,起来了。”中原中也屈起手指敲了你的后脑勺两下,又伸手在你头顶揉了揉,你的头发丝因此又凌乱几分,他裸露在外的手掌比不上你头顶的温度,你被稍凉的触觉惊醒。


      睡意彻底消散了。你转过身揉着眼睛瞪着坐在床边的男人,带笑的嘴角湛蓝的双眼,略带嫌弃的语气里有丝听不真切的宠溺。


      “我说你昨晚那么晚睡怎么起那么早?”你用脑袋蹭了蹭中原中也的手,他的手因工作原因而带着写茧,可手型依旧好看得不得了,“你帮我拿一下衣服。”


      中原中也盯着你的眼睛看了十几秒,带着疑惑与打趣,直到你裹紧了被子用脑袋重重撞了一下他的手臂,他才捞起在你枕头边的一堆衣服,丢给你。


      “速度点啊。”他抬手敲了敲你的额头,撑着手起身站在床边看着依旧裹在被子里没动作的你,“丫头记得快些,赶紧的处理好了吃早饭。”


      “噢。”你拱了拱身子,还是没有动作,中原中也在床边双手握拳,借着昏暗光线,你可以看清他额角青筋暴起面色无奈。


      “你昨晚熬夜赶工作是为了陪我过生日?”你眯着眼想了想今天是什么日子,挑来挑去也就这么一个不算节日的节日了。


      中原中也挑眉看向你,目光坦荡不加遮掩,他一个反问:“你才知道?熬夜果然会使笨蛋反应更迟钝。”


      他吐出轻叹,语气带着戏谑的嫌弃和善意的责备,耸耸肩膀摇了摇头,朝你丢了一句:“傻丫头真是迟钝到无药可救。”


      他就走出房间还替你关了门。


      “连生日快乐都不说还……切……”你咧咧嘴哼笑一声,从被窝里伸出光裸的胳膊飞速抓了件衣服然后整个人塞进被窝,被窝被你的动作团成一个滚圆。


      在你窝在被子里穿衣服的时候,中原中也倚在门口敲门,他双手环胸有些不耐烦,却也还是压低了声音缓声说了一句:“都这么大的人了,别学幼稚园小朋友赖床了,起来吃早饭,快点。”


      中原中也耐心地催促着,要是换做别人他早就冲进来拽着拖出被窝了,哪能这么耐心不是?哦等等,别人他还没闲心管。


      “快点啊喂。”他最后重重地锤了一下门,下一秒你便缩着身子从被窝里钻出来捞起椅背上挂着的大棉袄打开了门,你随手一抛将棉袄丢向中原中也的手里。


      “啧。”虽然他皱着眉和不情愿,还是掰正你的脑袋并睇了眯着眼又泛上睡意的你,之后才将你转过去给你套上大棉袄。你享受着在外人眼里危险暴躁的男人的体贴的服务,得意地勾起了唇角,并且你情不自禁地笑出了声。


      中原中也面带嫌弃的神色将你推向卫生间,进入只开着昏黄壁灯的卧室,当窗帘被拉开,冬日的阳光争先恐后地越过玻璃落在地板上,玻璃上的雾气正化作水珠,坠连着滚落在窗台边沿。中也顺手清走了写字台上的零食包装纸


      “生日快乐。”他抬头扫了从卫生间出来的你一眼,语气不咸不淡将一盘挞蛋盖炒饭推到你常坐的那个位置,中原中也顺手将餐具上的水珠擦干净一并放在餐盘一侧。


      “照国籍惯例,应该先说早安。”你开口指正,打了个哈欠,空气混着牙膏冰凉的薄荷味一同咽入喉咙,你在咬下最后一个字音之前不得不闭了嘴,过于清凉的感觉让你喉咙发痒到忍不住咳嗽了几声。


      “这是今日扩写的早安,一年仅此一次,是限量版啊小姐。”中原中也用手指敲了敲桌子,绕道你的座位处替你拉开了椅子又折回到厨房。


      在你坐下的时候,恰巧一流动的温度隔着玻璃传递到手心。醒来后要喝点水。中原中也敲着杯子,拉开凳子坐在你对面,看着你抿了两口水才撤回视线。


      “那么早说祝福——那生日蛋糕呢?”你语调渐沉,双眉压低视线稍敛,做出一副暗自不爽的样子,换来的确实中也起身后的一记脑蹦儿,你捂着额头视线上移,渐渐划过两横锁骨和紧致的脖颈,越过上挑的嘴角与湛蓝深沉的眼眸相撞。


      “跟我的一整天抵不过一个生日蛋糕?”中原中也笑着坐回位置上,语气轻快上扬。


      你摆摆手憨笑着连说“没有没有没有”,快速抄起勺子舀了一口炒饭,蛋的松软饭粒的香糯以及肉粒的鲜嫩让你的味蕾连同你整个人都欢快起来,你甚至觉得你的心也开了花,并且是这盘炒饭的味道。


      “阿呀中也的厨艺又精进啦~你的炒饭还要吃吗?”你觉得对面注视着你的视线太过于明显,拿起勺子虚虚点了点他面前的炒饭。


      “当然,不吃早饭吃什么?你吗?”中原中也并没有被抓包的窘迫,很淡定地收回了视线细嚼慢咽地对付早餐。


      那时你嗤笑一声,举起勺子戳着他,因为咀嚼所以发音有些模糊:“如果你没遇到我那你肯定是注孤生的。”


      而中原中也并不打算反驳,顺着你的话把你堵了个哑口无言:“切,所以多亏了你啊。”


     他还在低头吃饭,那 一句话里半分感激都没有,语气平淡毫无笑意似是敷衍,但他海蓝的眼过于深邃,潜藏在里面的深沉和认真都被你看得清清楚楚。


      “有想去玩的地方吗?接下来一整天都有空。”

——————————————————

港黑干部与你游玩一日,分切蛋糕的夜晚,你提出要求,每年都要有这样的一天。

他说好。

————————

写这篇的时候我满脑子“明天早饭吃什么”“下雨就没早饭吃了”“想睡觉”

僵着手打完了这一篇wwww

emmmmm最后司诺生日快乐啊 @雨未° 

评论(5)
热度(63)

© 与云听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