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云听风

文笔被我吃了
文风混乱如狂疯卷地石乱走
看不懂没关系因为我也不知道窝在瞎几把写些啥
神经质的半吊子写文混圈的
↑↑↑↑↑【以上】

cp诺诺,一起炖两釉软软汤

想拉着云和风在天穹谈恋爱

其实我想要的,可不止是梦中的永恒国度啊^_^

老年秦时粉 文野小透明 刀乱小萌新


那是我不曾见过的世界,云间缀满了被风碾碎了的星光。你愿意和我做一场梦吗?醒来以后能与阳光相拥的那种。

【男神×你】歌罢淮南春草赋

*ooc×3预警,普通人设定

*为姜夔打call(小声bb)

*继续给醋醋的太你糖 @酸辣粉麻辣烫地狱朝天椒 

*文风被我自己吃了味道不太好

第一篇 第二篇

↓↓↓↓↓↓↓↓↓


      你觉得自己忘掉了什么很重要的事情。年岁渐长,走的路快到了尽头,回忆走来的旅途,能马上想起的也寥寥无几,只是频繁地能想起一个人的剪影。


      有一个高个子男人的剪影从你脑海里飘过,你眯着眼尝试着剥除记忆中那漆黑的阴影,可你失败了,你略微加快的心跳刺激着神经,它们告诉你,那人有一副勾人的笑颜,笑起来不是倾倒众生却也带着惑人的风流,他总是双手插兜四处乱逛,随心所欲的浪子样也仍旧一派风度。


      他好像无家可归?他好像随意散漫?他好像开口就能讨人欢心?但他好像伤过人的心?


      人影是模糊的,过往也含糊不清地叙述着半真半假的曾经,他和你的关系不寻常。


      有些事情在蒙尘的岁月里化成了一阵薄薄的烟雾,并轻覆过往的点点滴滴,在年光里风化的沙粒从描着阳光金边的盘云口漏入一处无底的深渊,你站在无风之地,茫然看着被碾成细碎沙粒的过去渐渐落下。


      昼日的光芒在深渊之上披了一件溢着光华的薄纱,随轻尘上下浮动带起一粒粒虹映入你眼底成了不一样的光,微弱渺远,有别于层云之上光芒万丈的旭日。


      你低头,不知所措。阳光只是换了地方,便变了模样。


      记忆大不如前,回忆起往事也有些吃力,但无事可做的你也只能回忆着往事,坐在门外的摇椅上。夏天听风过,借着树荫遮太阳;冬天看叶落,晒着太阳盯树梢。


      枯瘦、粗糙、无力伸展,像极了你的双手。曾经它们也有力地握住过些什么,那不愿放开的某样东西。


      你坐在摇椅上,摇椅晃动着,你迷迷糊糊进入虚无缥缈的梦境,一步一踏都是轻快,四下张望都是茫然。而你却小步跑着向前,你好像知道这处晃白的出口,当你伸手,一只脚跨过并不存在的界限,霎时间过去万分明晰,如流水淙淙刷过河床的泥沙,拥过岸旁的糙石,挽着花叶一同下山。


       溪水的声音在你耳边起落,你睁开眼,眼前竖着一道蓊郁的屏障,偶有飞鸟鸣叫,或是振翅高飞,飞鸟窜起带过的绿叶落在你头顶,你出神地望着这个熟悉的地方,一瞬间叫不上名字。


      你身下的草地戳得你又痒又疼,你皱眉起身拍干净身上的土粒和嫩草尖,打量着四周。你并没有发现溪水里没有你的倒影。


      现在你似乎在一个山坡上,天穹几片薄云在飘,阳光不燥风也温和,大片大片的绿让你心情舒畅。你不由得想起了学生时代那无忧无虑的春日,春游与春假同时的福利让你忍不住欢呼雀跃。而你也正这么做着。


      你在原地张开双臂转了一个圈,不知从何处跑来一个人,勾勾手指弹去头顶的落叶,拍着你的肩膀示意你转身:“嗨~饿了吗?”


      男人的声音开朗,在空旷的此地有些不真实。你转身,像是很快就接受了他的存在,你拽着他的衣袖也扯出笑容:“太宰你不会又去找毒蘑菇了吧?”


      “哎呀,真是可惜呢,没找到~”太宰治任由你拉扯着他的衣袖,带着你往前走,他像是对没有找到毒蘑菇一事深感懊恼并伴有浓浓的失望,“我还以为多少会有两个呢。”


      你松开拉着他衣服的手,他手臂上力道一轻,有些不解地回头望向你。


      “嘶——”转头的他翘起的嘴角还没来得及放下,就空白着表情捂着额头向后跳开。他吃了你一个暴栗。


      “闭嘴吧你!好好活着,年纪轻轻怎么天天自杀自杀自杀!”你伸出手一巴掌拍在他的后脑勺,他踉跄着向前几步,他转过身看着你,理了理被你一巴掌拍乱的微卷黑发。


      “小姐真凶~”他摊开手晃着脑袋表示无奈,“果然除了我小姐不适合与别人在一起。”


      你哼笑一声,跟在他的身后和他一起走。可与其说是你跟着他,不如说是他配合着你的脚步。


      这条路像是没有尽头,太宰治在你身侧,他翘起的嘴角渔往常有些不同,像是僵硬、刻意了不少。但他在你想要仔细看清的时候却突然转过头用语言调戏一番,你只好转过头低声不满地嘟囔了几句。


      凭什么自己的撩人技能是先天缺失后天还不能获得的?这不公平,大写的不公平。


      他看你嘟着嘴一个人低声喃喃着,觉得好笑又无奈,便伸手放在你的发顶,把你往他身侧靠了靠。如此近,你也感觉不到他的温度,连头顶的手也只能感受到重量与皮肉内硌人的骨头。


       “是在这儿了。”太宰治朝你挑眉,放在脑袋上的手滑动几下,你心底咯噔一声,不好的预感忽然窜上来。


      “太宰……”你连名字都还没喊完,眼前的太宰治已经不知道去了哪里,围绕着你的是逐渐清晰的染了旧颜料的图片,他趴在流理台上看你切水果,你坐在沙发上他替你剥橘子,你们双休日带着同一副耳机走得极近逛超市,你们抽空回到学校去看老师,他趴在桌子上睡觉你看着窗外麻雀飞来飞去听着蝉声聒噪,你在假期最后一天请他喝奶茶抄了他的作业他还翘着二郎腿在对面不断嘲笑……


      等一下,有点多了……你察觉到什么,开始的剪影和他渐渐重合,轮廓也一并合上,一阵风吹过,将画面吹乱,图片一张张卷上天空,被层云绞碎,撕裂后成为雨滴砸在你脸上,有些异样的热度。


      你发现自己正跪着在哭,莫名其妙的陌生的不安的情绪涌动着将你侵蚀,你除了重复着眼前的人的名字继续着泪如雨下之外,已经无法再思考什么了。


      你在颤抖,你在害怕,你看着血流不停的他,他招招手示意你安心。午夜的街道寂静无人,出门买夜宵的你们恰好都没有带手机。


      “太宰……”凭什么要这样?


      你见他淋湿,想去够他身边断了伞骨的伞,却被他半路握住了手。


      “太宰,你别走……”凭什么要在有家可回的时候离开。


      “不走哦,我一直是在小姐心里对不对?”他笑眯眯地,声音轻细,呼吸却极重,你隔着泪却看见他嘴角在抽动,眉心不断皱紧,他正忍耐着,轻摩过你手背的湿冷的手指带着明显安抚的意味,而你并不能因此而停下心底的惊悸和心慌。


      醉酒的肇事司机见状连忙哆哆嗦嗦打了急救电话,可他紧张地将位置都报错,重复了好几遍才对上。


      凭什么命运硬要在这次不予他帮助?凭什么命运对他如此吝啬?


      “可是小姐还是快要把我忘记了啊……”泪水的挤压让你的眼酸涩不已,眨眨眼当眼泪掉落,耳畔回荡着一句话,带着万分无奈的叹息,“谁让我不在小姐身边呢~如果下次见到小姐,小姐把我忘了也没事,做一次自我介绍不麻烦呢。”


      “太宰……”你躺在摇椅上,慢悠悠地睁开了眼,无意识地哼着不知谁给你唱过的小曲。

      

      你找到了他,在数十年的光阴中,在无数个繁杂琐碎的片段里,你沥干泪水撕破不甘与愁怨回到过去与他重新在一起走了一遍。


      这是好的结果,却并不是好的结局。但是已经足够了。


      你们都老啦。你老在时间里,他跟你一起老在逝去的记忆中。

————————————

原句是“歌罢淮南春草赋,又萋萋”。

我好像还差几篇的样子emmmm

那祝醋醋早日能和太宰先生说上一句话

评论(3)
热度(31)

© 与云听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