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云听风

文笔被我吃了
文风混乱如狂疯卷地石乱走
看不懂没关系因为我也不知道窝在瞎几把写些啥
神经质的半吊子写文混圈的
↑↑↑↑↑【以上】

cp诺诺,一起炖两釉软软汤

想拉着云和风在天穹谈恋爱

其实我想要的,可不止是梦中的永恒国度啊^_^

老年秦时粉 文野小透明 刀乱小萌新


那是我不曾见过的世界,云间缀满了被风碾碎了的星光。你愿意和我做一场梦吗?醒来以后能与阳光相拥的那种。

【太中】

*2.28生快

*终于写了一篇太中嗝

*是给艾森的

↓↓↓↓↓

      粘腻湿润的鲜红色绽放在少年冰凉而单薄的肩头,暮色已至的废墟里,硝火味弥漫在烟尘四散的每一处,钢筋在折断的建筑物中显露,像是深秋铺满寒霜的嶙峋岩石上缠绕着枯死的藤蔓,一片压抑死寂。


      中原中也走在破碎水泥块铺就的崎岖不平还暗藏危机的路上,一眼望去皆是空旷,而架起的角落里不知有多少黑洞洞的枪口与濒死的人,或许掀开水泥板还可以看得到青紫的断肢与渗入地里的暗红,敌我双方的鲜血一寸一寸都在暗地里描绘着诡异而悲哀的花纹,像是噩梦里巫人恶狠狠施放的诅咒。


      “咳咳……”中原中也咳嗽几声捂着嘴靠墙坐下,虽说只是子弹堪堪擦过,但这意境极大地限制了右臂的动作,湿粘的血液卷着衣料嵌入裂开的皮肉里,浸湿的布料缠着肌肉束的感觉在疼痛中被放大。


      十六岁的少年该是指点江山眼带轻狂的不羁模样,可现下中原中也浑身都是尘土和血迹,漆黑外套破了几个洞,内衬的衣衫也十分脏乱,被污染的空气中充斥着干涩刺鼻的味道,远处时不时还有尖锐枪声响起。


      烟尘所到之处尽是不安与沉闷,温热的血里混着尘粒淌在伤口处是火辣辣的痛痒。中原中也扶着断裂的水泥墙正打算往回走,因为失血过多在起身时一个踉跄,颅内像被一双手狠狠抓紧了,极度的胀痛让他忍不住皱了眉。


      部下说处理得差不多了,还需要再检查检查。而中原中也在走出废墟时视线晃过正在忙碌的部下,他疲惫的湛蓝眼瞳瞬间紧缩,话也不落下一句就转身踏入废墟,部下正要恭恭敬敬地致意却见他匆匆离去,都面面相觑表示不解。


      他还有人要找,他必须回去把他拖离这个地方。虽然中原中也认为自己是讨厌他的,那条张口就说瞎话的青花鱼的恶意嘲讽让他头疼不已,而从小跟在红叶身边养成的良好习惯里并没有破口大骂这样有伤风度的一条,所以他们往往打架。


      太宰治的瘦弱身板自然是打不过中原中也的,而太宰治在中原中也那里吃亏后就经常用非常手段气得中原中也跳脚。偏偏中原中也因种种原因无可奈何,大不了便是揍一顿,虽然并不解气。


      两人成为搭档后矛盾激发愈发频繁,两人相见之时气氛剑拔弩张,部下见到两人同框之时必然是他们痛哭流涕之日。而部下又会疑惑,为何太宰治各种自杀之时中原中也总在现场并且救下。


      太宰治要么被从水里捞起来,要么被从树上掉下来,要么被从车轨上踹出来,要么被从从高楼拽下来。每一次活下来,太宰治是一份十分失望的表情,他垂着头一遍又一遍理着袖口的褶皱,视藏在垂下的黑发里有泛着些无力的冰凉,他开口,带着嘲讽与戏谑,几分不真实的讥屑语气像是在闹别扭的小孩子:“中也这么有责任心的话还不如跟我一起自杀的好啊~这样也不用麻烦你一次次来救我了。”


      中原中也一把将他丢在地上,太宰治吃痛揉着脑袋,他看到太宰治低垂的视线恍惚到无神,还隐约露出些过于真实的暗沉的轻飘飘的绝望。中原中也不屑地撇了撇嘴捡起地上丢下的外套拍干净灰尘反手挂在肩上,他也只是嘲笑地数落他,警告着下一次要是再这样就放任不管了。


      这样的警告可能是中原中也说过最后悔的一类话了。


      中原中也在烟雾滚滚的废墟中走走停停,他强打起精神警惕着周围异动。一块水泥被红光包裹,它颤巍巍地浮起,并在暗处一双充满诧异恐惧的眼睛中不断放大,直至一声闷哼与枪支落地的声响,中原中也看到不远处碎石块构成的遮掩物下,有一条殷红一边流动一边干涸,隐入架起的碎石之下不知归处。


      “啧。”中原中也扶了扶额角,他闭上眼睛晃了晃脑袋继续向前。


      绕过不少水泥板后,突然背后抵着一口空洞的冰凉,触感之熟悉让他心脏瞬间收紧,是枪口。而让他惊讶的是身后的人缓缓放下了枪,中原中也心下诧异又警惕地扭过头,就看见浑身是血发丝凌乱绷带松散了的太宰治。


      太宰治眯着眼睛手中紧紧攥着枪,靠着墙壁仰着脑袋,他挑了眉依旧用一副懒懒的模样看着中原中也,而开口时显得疲惫苍白:“果然太乱的地方就不适合自杀诶~”


      坐在地上的人吐气极轻,这句话不带莫名其妙的失望也没有了往日讥讽的语气。平淡的一句话,一字之间的间隔也比平时长了不少,他的呼吸或轻或重并不平匀,虚弱地仿佛下一秒就会合上眼永远沉睡在也叫不醒。


      如此看着太宰治大概半刻,中原中也眼睫一颤,眼底神色晦暗不明,他抿着唇,轻轻踹了一脚太宰治的小腿:“喂,死青鲭,起来。”


      中原中也的喉咙里像是被什么东西堵住了,发出的声音都粗沉沙哑,讲一句话都要轻咳两声。他的确是累了。


      太宰治挪动了腿轻轻冷哼一声像个赌气的小孩子瞪了中原中也一眼不再看他。中原中也就这样站着看太宰治一动不动地靠墙坐着,他也快没力气了,这场打得实在是太累了。


      “你怎么这么麻烦。”中原中也不耐烦地呼出一口浊气,吹散了些上下浮动的细尘,他眯着眼看见太宰治黑发遮掩的额角有一块凝住了的暗红血块。


      中原中也俯下身,小心翼翼架起太宰治的胳膊,末了用胳膊肘顶了顶他,还问:“疼不疼?”


      太宰治被架起来的时候身体明显一僵,听到问话之后也只是晃了晃垂着的脑袋,一阵沉默,他也许没有力气开口再说些什么嘲讽的话了。太宰治动了动被抓住的小臂,冰凉的指尖划过中也的手腕,最后犹豫片刻,动了动手指将中也开了口子的衬衣袖子向上挪了几寸才试探般将那一截手腕悄悄环住。


      跳动脉搏下的温度对于此刻他冷到极点的掌心来说算是灼热,说是烫起一层皮也毫不夸张。可他并不嫌弃地收紧五指环得紧了些。也许是太累了没力气嘲笑这只蠢蛞蝓了吧。太宰治在心底无奈自嘲一番。


      “中也……”为什么要找过来。


      “啊?”中原中也拖着太宰治一步一步走得艰难而且缓慢,他担心一晃一晃听不清太宰治说什么,所以他停下来听太宰治说话。


      太宰治扭过头,视线穿过中原中也落在前额的橙色发丝望见硝烟之外云雾散开后落入山怀的夕阳。他觉得这样的暖色有些刺眼,光亮划过眼眶有些酸痛,他扭过头。


      “我想吃蟹粥。”太宰治挪了挪身子着凑近了中原中也,他的声音低哑,听上去十分委屈。


      “先回去再说,麻烦死了。死青鲭。”中原中也揽着太宰治的腰,怕弄疼他又放轻了力道,好在身高的差距并不会让他们很累。


      夕阳在身侧,光线撕裂尘埃将两人相伴而行的身影拉长,太宰治和中原中也或许太累了,两人难得安静了一路,中途罕见地没有打架也没有争吵。

——————————

生日快乐。一切顺利。

全凭记忆码下来的,很匆忙,这结尾我是瞎写的不要嫌弃

 @。 

定时发布我爱学习xxx

评论(2)
热度(32)

© 与云听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