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云听风

文笔被我吃了
文风混乱如狂疯卷地石乱走
看不懂没关系因为我也不知道窝在瞎几把写些啥
神经质的半吊子写文混圈的
↑↑↑↑↑【以上】

cp诺诺,一起炖两釉软软汤

想拉着云和风在天穹谈恋爱

其实我想要的,可不止是梦中的永恒国度啊^_^

老年秦时粉 文野小透明 刀乱小萌新


那是我不曾见过的世界,云间缀满了被风碾碎了的星光。你愿意和我做一场梦吗?醒来以后能与阳光相拥的那种。

【新年贺文】他一起度过一年的最后一天

森鸥外×你

即将到来的一年,提前祝大家新年快乐

联文开心

↓↓↓↓

      从年初到年末,从开头到结束,你奔走在两点一线之间从没有停下脚步,自然也忽视了两旁的风景与头顶的飘云还有身边的风。


      可是很幸运,你从没有忽视过他。生杀予夺尽数掌握,横滨风光遍阅眼下,谈判桌上游刃有余的笑,端着咖啡修长有力的手指,他一举一动都从容不迫,绛紫的眼眸轻轻眯起,猫一样慵懒,豹一般锐利。从破绽撕裂只需瞬间。


      独属于黑夜的凌厉与危险或许仅在他视线轻移之间。中年大叔到底什么吸引你,是浸着黑夜的气质还是包裹着神秘的危险气息。不知不觉,你就被吸引。


      或许是机缘巧合,自己也经历着永夜的阴暗粘稠。你暗暗想着,百无聊赖地坐在宽敞大厅内用用精致的银勺子搅动着蛋糕上的奶油,视线却瞥向窗外,飘荡在以暗蓝天空为背景的枯瘦树枝与细碎雪花之间。


      不知过了多久,花白反射的灯光的颜色刺痛了你的眼,你揉着眼睛趴在桌上,推开了蛋糕,银色勺子“哐当”一声跌在桌面上,白净桌布粘上了一块甜软的奶油。你把头埋在臂弯里,呜呜地轻声哀号诉说着无法出去的怨念。


      “不能去看海,会冻着哦。而且那么晚了。”不远处办公桌前的男人并没有抬起头,双眼转动着扫过一行行文字,拿笔在上面圈点勾画,两侧未拢住的发丝悠悠随着动作晃荡,时而勾过他长着青色胡茬的下巴。


      “森先生,您昨晚又熬夜啦。”你缓缓抬起头,视线从想着蓝宝石的领夹到打得整齐的领结再到略瘦的下巴和干燥的皮肤以及酱紫色眼眸下浓重的青灰。


      “您的黑眼圈都到下巴了。”你紧了紧手臂,抬腿踢了踢桌底,朝他调皮地眨眨眼,高扬的语调中尽是鄙视,句末还不忘哼哼几声。


      你的动作并没有让提笔写字的人抬起头。


      森鸥外并不作答,一位不明地轻笑两声继续批阅着文件,而你在听到轻笑之后抖了抖肩膀,警惕地竖起耳朵,在他没有下文后你才放松下来。


      而在你要舒一口气继续调侃他的时候,森鸥外突如其来的一个推文件、收笔盒盖的动作让你忘了你要说的话,并且你听他说:“小姐你可真狠心,也不想想昨晚是谁不让我进房间嘱咐我要认真工作的?嗯?”


      尾音带着三分调笑,绵长地软软地跌进耳中,森鸥外双手掌心向下十指相交撑着下巴,似笑非笑地看向你,那双绛紫的眼中分明可见的红血丝让你睫毛忍不住颤了颤。


      “可也没让你工作到这么晚吧——”你心里没底,没了之前高扬的语调,话语中尽是哼哼唧唧的几声,把字句揉成团却一字不落被他分辨出来。


      你提着桌底的声音时轻时重,一字一句黏在一起毫无道歉的诚意。森鸥外却并不在意,他依旧似笑非笑地看着你。


      “所以呢?今晚就怀着愧疚之情来陪我吗?”他笑着的嘴角垮了下来,换上一副哀怨的模样,挥挥手摇着头,一脸沮丧失望,像冬日里蔫了的野花般毫无生气,“啊这样的话——我真的很伤心呐小姐~”


      “没有愧疚!今晚我是——”你一拍桌子直起身,匆忙辩解,极大的响动让桌子上的勺子滚了一圈,蛋糕上又颤巍巍地滴落奶油,将桌布的颜色染得更深,你瞪大眼睛反驳,却在森鸥外哧地一笑中败下阵来。


      你又缩了回去,而首领大人总算愿意起身走向你,一步一步在铺着毛绒厚地毯的室内被压得格外地轻,他走到你身边,抚摩着你的头,不动声色地在你的发旋上用指肚敲了两下。


      “干嘛!”你抬眼瞪回去,出口想吐恶言但在那双布满血丝的绛紫眼眸中呜咽着梗了回去,声音也变得软软的,“最后一天……那……新年快乐。”


      “还没到时间哦~”他顺着你的脑袋向下,揉了揉你长时间趴着而弯曲的脖颈,你舒服地轻哼几声,眯着眼享受着来自首领的安抚。


      快了快了,差不了多久的计较那么多干什么?你心底嘀咕着,侧着头看他的侧脸,他的眼是深夜与黎明相交时天际的一条绛紫,像是生于黑夜又区别于黑夜。


      “小姐可不能是‘差不多’的那种。”他转过头忽的对上你的视线,你的瞳孔因惊慌而颤动,在那深沉的颜色之下,渐渐安静下来。


      “小姐终于不躲了。”森鸥外对于你次次躲避他的视线的事情仿佛耿耿于怀。


      余光被什么擦亮,尖锐的鸣叫升空,炸开的火花在落地玻璃窗上极为刺眼绚丽,你一惊缩了肩膀撇开视线,后颈处的手瞬间施力,你与那绛紫的夜色离得极近。


      “新的一年也要开心地在我身边,小姐。”在烟花炸响的那一刻,他干薄的唇瓣贴近你的额头,你能闻到他衣领上跌落的烟草的清淡味道和茶的清香苦涩。


      以及他生于黑夜的孤独。


      “新的一年……熬夜……别太久了……”你眨眨眼,颤抖着嘴唇。


      “不,别熬夜了还是。”你改了口。


      在焰火不断升空,绚烂不断炸裂,亮光不断坠落的时候,你看到森愣了一秒,转而他对你笑道:“好的,小姐。”


——————————————

新年快乐!撸数学的时候乱写一通。

有些迟了。希望都不要熬夜,希望大家都能得到一个劝自己早睡的人!笔芯!

评论(16)
热度(77)

© 与云听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