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云听风

文笔被我吃了
文风混乱如狂疯卷地石乱走
看不懂没关系因为我也不知道窝在瞎几把写些啥
神经质的半吊子写文混圈的
↑↑↑↑↑【以上】

cp诺诺,一起炖两釉软软汤

想拉着云和风在天穹谈恋爱

其实我想要的,可不止是梦中的永恒国度啊^_^

老年秦时粉 文野小透明 刀乱小萌新


那是我不曾见过的世界,云间缀满了被风碾碎了的星光。你愿意和我做一场梦吗?醒来以后能与阳光相拥的那种。

七夕凑个热闹

*小段子
*胡乱写,ooc×3
*男神×你
*全职的段子已经铺天盖地了我来凑个热闹

【卫庄】

     日落得缓缓,灯火也逐渐将傍晚点亮,你在桌上摆弄好晚餐,坐在沙发上上等他回来。

     估计着他回来后刚好饭菜能入口,你弯了眉目笑得开心,将视线投向你亲手做的蛋糕,不知道他会不会喜欢甜甜腻腻的东西。

     不过你没想到他会这么快回来。

     等他进门上了锁,那人还没放下公文包就被你抱了个满怀,你抬头看他依旧是那样冷清淡漠的脸,可那眼中全是你眉目弯弯的模样,你不由地红了脸,推着他嚅嗫道:“吃饭了吃饭了!”

     你听到他一声轻呵,带着上挑的尾音和喜悦的心情,没等你坐下,身后的男人环住你的腰,伸手擦过你的唇轻轻扳过你的下巴,低沉醇厚的声音在你耳边:“一桌菜不如你。”

【盖聂】

     你根本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看上这个不会说话的木头一样的冷漠平淡的男人,给足了你安全感也给足了你沉默。你甚至怀疑他是不是面部神经坏死笑也不会笑。

     这天你也不抱希望他记得是什么日子,你独自一人下班回到家因为太累也没准备晚饭就躺在床上睡了过去。

     等你醒来,视线所及一片漆黑,窗帘被拉拢,被子有人帮你盖上了,还体贴地脱了衣服。你心中诧异而又欣喜,发觉肚子有些饿就起床寻找食物。

     “盖聂?阿聂?”你揉着眼睛穿着宽松的睡衣,睡衣略大露出你的锁骨与圆润的肩膀,你的头发有些乱,说话声音还带着鼻音,软软糯糯。

     厨房的灯亮着,却没有人,桌上食物不多但都是你爱吃的。你环顾了四周,依旧没人,你心里不知道是喜悦还是失落,喜悦因他为你所做,失落因他不在身边。

     当你坐在椅子上打了个哈欠大大咧咧不理会失落之感打算吃完填饱肚子时,身后有人撩起你的长发,你回头便看见那熟悉的脸,沉稳默然,你有些发呆,也看漏了他眼底的笑意。

     他俯身在你额间一吻。

【张良】

     “老狐狸,把我一个人丢在家里,打电话还不接,亏老娘请了一天假想来陪你,说好的一起过呢?人影也没见到!”你捶打着沙发,有些生气,却也体谅他忙——

     “老娘也很忙好吗!之前通宵赶工作还不是为了这一天?”

     也许是自己生气太认真专注,根本没注意到已经进门手里提着东西的男人眯着桃花眼笑得温柔。

     “夫人对我有什么不满?”听到身侧响起的熟悉声音,还带着轻轻颤动的笑意。

     你扭头看见张狐狸提着包装精致的礼物盒子。

     “没有没有,是我误会你了,你大人有大量别介意了快把礼物给我吧。”你讨好地笑了笑。

     见他是去提礼物了,你的气也就消了。踩着沙发一路跳到他面前,一个鸭子坐就坐在沙发上看着他——

     手上的礼物。

     张良的笑意越来越深,就他的视线恰好能俯视窥得你的一切。

     “夫人既然是误解了,那想好怎么赔偿了吗?”他走近你,擦过长发在你后颈轻轻捏了捏。

     你们离得很近,他身上还带着室外的燥热以及属于他的清爽的味道。

     你眨眨眼睛,小口微张却说不出一句话。你对这张脸毫无抵抗力。

     “既然夫人不说话,你就用你赔偿吧。”张良的额头抵上你的,你觉得脸有点发烫。

     你急忙挪着往后退,却忘了身后那后颈后的手,你一滑倒在了沙发上,他故意被你一带,沙发陷下去一大片。

     “夫人这么迫不及待想赔偿吗?”张良的鼻息擦过脸颊,温热的感觉袭上耳垂。

【白凤】

     故作潇洒地走在大街上,引来一众少女的惊叹与侧目,手中提着两大袋零食,面上挂着潇洒不羁的笑,心底却万般疑惑:人家女人买名包,女孩买背包,怎么你就买零食大礼包呢?

     回到家,你在客厅吃着西瓜听见有人进门,咽下一大口冰镇西瓜,朝他喊:“喂老白,我给你留了一大口西瓜。”

     “我就知道,夫人就是……”白凤一挑眉,一脸欣喜,直到你端了一个挖空了中心最甜一块的半只西瓜,他有些僵。

     说好的爱呢?

     假的都是假的。

     “嗯?我怎么样?”你接过他手中的零食大礼包,朝他一笑。

     “你当然好啊。”白凤朝你挑眉。

     还能怎么样?当然选择原谅她啊!

     “夫人我们晚饭……”

     “不是有零食嘛……”

     对于自家夫人,你只能暗暗叹气,毕竟自己宠的小公主,也没办法。

     他只能进卫生间给顶头老板卫庄打了个电话:“卫总,能来你家蹭饭吗?我这里……”

     话还没说完,对面就挂了电话。

     那一晚,你和卫庄吃完了所有零食,以及他暗下决心要为你做大餐。

     好吧,我的公主大人,你不愿动手,我来效劳。





#本来想要写颜路伏念韩非白亦非韩宇韩千乘等的。然后。要写作业就没时间了。
#本来还想着女神×你orz心心念念嫖女神^_^

评论
热度(17)

© 与云听风 | Powered by LOFTER